ENGLISH
一个杀人案件带给我们的反思 —愿每个人都被他人温柔相待

“我也不能做什么,就给您送面锦旗吧!”曹某某弟弟质朴的话语流露出的是他对我工作的认可和感激,今天专程跑到所里送锦旗,感谢当事人的信任与理解。

blob.png


曹某某是山东人,2015年为了生计来到北京打工,在一家快递公司的车队当司机。曹某某所在车队长年无休,一个月本就只能挣3500元左右,还要租房还要吃饭,所剩无几。即便如此,单位的主管还经常会找各种理由克扣工资。因为他为人憨厚老实,再加上自身有精神类疾病,平日显得有点呆头呆脑,车队的脏活累活全让他干。案件中的受害人王某也是车队的,有几次曹某某在干活过程中,受害人走过来无缘无故地骂句“傻X”,曹某某当时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不敢还嘴,也不敢发作,只当作没有听见,将委屈埋在了心里。


在事发前后几天,曹某某所在车队队长的夫人生病了,按他们的规矩大家都得送钱送礼去看望。曹某某本并不深谙此道,没有任何表示。也就在这时,因工作原因曹某某左手受伤了,受伤后曹某某休息了6天。因为之前有过被无故扣工资的经历,曹某某担心自己的工资又被无故扣掉,多次找到财务人员说明此事,但没想工资还是被扣掉了,委屈、压抑、愤怒一起涌上心头。原本就有狂躁型精神分裂病史、依靠药物长期维持的他第二天就去找领导询问此事。领导推脱说是下边工作人员的事,他并不知情。队长让他再次出车时,因心情烦闷,他开一圈就回来了,队长甩下一句"爱干不干,接着干就再罚500元……"曹某某听后,再也控制不住情绪,想着再也不跟这干了!这时他想起李某骂自己的事情,想让他给自己赔理道歉。就开车找到李某问“知道为什么叫你出来吗,你做过什么事你不知道么,我要你道歉!”李某说那是口误,并不认错,还先动手打了曹某某,用地上的石块打击曹某某的头部,用嘴咬住曹某某的胸部,曹某某感觉人身受到威胁,回身到车上拿起尖刀刺向李某,被捅三十几刀的李某当场倒地身亡,留下年迈父母和无助的妻儿……一瞬间,两个家庭都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


接受委托后,本人第一时间去通州看守所会见了曹某某,了解案发整个经过。当得知曹某某有过精神病史时,寻找相关证据,第一时间将与精神疾病有关的资料递交给侦查部门,同时申请了精神病鉴定,结果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从而为其从轻或减轻量刑奠定了基础。后针对他案发后有立即打电话给其弟弟,他弟弟让他打110报警的事实,提出其存在自首情节。因有李某先动手用石块打击曹某某头部、用车门挤压曹某某的事实后才有曹某某回到车里拿刀捅人的事实提出其是防卫过当的观点,积极从各个角度为其从轻或减轻处罚寻求事实及法律上的依据。


当发现起诉意见书只是记载双方因“锁事”发生口角从而引发命案时,及时与曹某某进行沟通,告知其提审再做笔录时一定讲明案发原因,因为这也关系到本案量刑的问题,后在给检察院递交的法律意见书中也将该事实写明,最后检察院将该事实部分写进了《起诉书》,为曹某某的从宽处理争取更多可能。


曹某某的羁押场所先后从通州看守所变更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又从第一看守所变更到房山区的安康医院。变更过程中公安、看守所并不会将变更的消息及时告知律师,所以不论是阅卷还是会见,办案过程颇受波折,经常扑空,后来每次会见都得是先赶到位于朝阳区的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开手续,然后再到房山安康医院,徒增了很多的工作量。


案件到法院阶段后,受害方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考虑到曹某某的家庭情况,经所里研究决定免收其该部分的律师费。


案件历经一年的审理,现在终于有了结果,法庭考虑到曹某某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又有主动投案的事实,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如果不是事出有因,如果不是被认定为限制刑事责任人,对这样的恶性事件,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可能性非常大。


通过跟曹某某、曹某某的家人接触了解到,曹某某老实本份,对人友善。出事后,结婚还不到四个月的妻子主动把彩礼钱拿出来交的律师费。在办案过程中,他爱人还经常打电话问我“我老公怎么样了,你让他好好保重身体,告诉他,我跟孩子都想他”让人感叹真爱与金钱无关。


有时经常想,结婚这么短的时间,如果不是这个人有情有义,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怎么会去想他,如果这人冷漠暴躁,刚结婚几个月的妻子为什么还把彩礼钱拿给一个不知归期的人……?!带着这样的疑问也多次问他,“你为什么不杀那个扣你工资的人,反而是用刀捅了这个只是骂过你几次的人?”他的回答“那个扣工资的领导说话温和客气,我没有理由跟他动手……”听后无语。


通过这个案件,带给我们更是无尽地反思,凡事要讲规则,从用人单位的角度,应加强用工管理,完善用工制度,做到奖罚有据,不能随意克扣员工工资;从社会的角度,一个患有精神病的人为了生存还要出来打工,是他家庭的悲哀,也是社会的悲哀。这样的人,一但受到刺激,他的意识能力和控制能力都将下降,会给他人造成不可逆转的危害结果。我所住的小区也有位精神病患者,会突然在电梯里无缘无故的打人骂人,同行的老人和孩子受到惊吓报警后警察也只是通知家人让家人加强看管。事后这位照样一个人出来,有时还半夜敲打邻居的门,让人惊恐不安。对这样的患者,是否应该有起码的社会保障制度,让其不必为了生存还要介入到社会生活当中来。此外,对有精神病的人国家是否应提供免费固定的生活场所,这样一来一是能减轻有此类病人家属的负担和监护职责,二是避免此类人丧失理智时给公众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最后,我认为人与人之间应尽可能与人为善,不要尖酸刻薄,也许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不经意间已埋下仇恨的种子。


遵守社会规则,公平公正的对待每一个人,要时刻牢记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愿每个人都被他人温柔相待。


主要联系人
张晓菊
POST06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