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维维律师:政策与技术决定共享电单车发展空间

blob.png

本文原载于《法治周末》2018年3月15日第16版“互联网.安全”,作者系资深IT记者罗聪冉。王维维律师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共享电单车在共享单车风靡后面世,却不一定有与共享单车一样大的发展空间,更可能受到政策因素的制约。


王维维律师观点

 

我认为,共享(电)单车作为现有出行方式(公交、地铁、出租车、自驾车、网约车等)的补充,其主要目标应是为了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难题以及倡导绿色出行等。但共享电单车相比而言可行驶里程更远、驾驶更便捷,骑乘者更可能会使用于远距离出行,而远距离出行的需求原本便有诸如地铁、公交等传统出行方式去满足。共享电单车的加入,从必要性看意义不大,从使用看也可能造成比共享单车更可怕的泛滥成灾,甚至由此可能引发新的交通拥堵和事故风险。(当然,我们也应鼓励共享电单车企业更加仔细调查市场需求,调整投放地域与数量,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

 

共享单车从诞生之初,便被质疑是包裹着自行车车外衣的资本游戏。有人认为,共享单车收取押金是变相占用资金牟利,涉嫌“非法集资”(据说某巨头企业仅仅是收取的押金便已超过30亿人民币)。但我个人对此并不赞同,共享单车从诞生之初,其便有清晰的盈利模式,根本不需要依赖对巨额押金的资本运作来赚钱。

 

共享单车能够迅速普及,是因为它真正的解决了民众出行中最后一公里的难题——这是众多政府、企业、学者、民众多年来头痛的问题。此外,共享单车的便捷性,使得其拉低了绿色出行、健康出行的门槛,许多原本在短距离中也考虑自驾车或打车等的人群,转而选择共享单车出行。这种便捷性,使得共享单车靠收取租金盈利,并不是困难的事情。未来在行业结束恶性竞争之后,我觉得共享单车的租金价格会回归理性,租金的收入也会成为共享单车平台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此外,共享单车在保持这种增量继续普及后,其使用者覆盖面很广,而行业巨头平台,比如现有的摩拜、OFO都会成为“入口”。这些平台拥有大量的用户,其可以相应展开的业务就让人充满想象,比如滴滴出行的业务之一是冠名红包收取广告费。再以被称为约炮软件的陌陌为例,直播就是它在积累大量用户后找到的“救命稻草”,一下子成了陌陌的重要盈利渠道,挽救了陌陌的股价。互联网企业,重要的是获得用户,用户量积累后,盈利空间和可能性都是充满可能性的。

 

对于共享单车平台以及现在兴起的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来看,最制约它们发展的应该是缺乏监管。野蛮生长在平台诞生之初是好事情,但恶果随之而来。目前各地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坟场”便是明证。共享单车领域,缺乏的是明确的监管,因为监管政策会让单车平台真正合法,会让平台担负起社会责任而不是不负责任的恶性竞争和铺设车辆。在我看来,理性的共享单车平台,应该是合理的根据需要(使用信息大数据)调配各地区的车辆配置,并在车辆停放、监管、维保等方面担负起平台的责任。

 

对于押金的监管,第一,加快立法进程,填补现在共享单车、电车等行业中的法律漏洞,规范押金的收取、保管等方式。第二,不断完善企业的经营方式,对频发的押金问题应寻找到创新性解决方式,比如在按照约定退还押金时向用户推荐不同退还方式供用户选择。第三,相关政府部门及企业应加强对企业押金的监督。可以借鉴其他财产监管方式,比如设立专门账户或第三方账户,明确押金使用范围,透明企业押金保管方式,缓解消费者的不信任。


blob.png

律师简介

王维维律师,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陆续任京华时报记者、北京日报记者、团中央未来网报道部部长。王维维律师主要从事企业常年法律顾问、投融资并购等公司法律业务,以及股权纠纷、合同纠纷等重大民商事诉讼业务。专长领域包括传媒、教育、医药、TMT等。



以下为《法治周末》报道正文(有删减)

 

法治周末记者 罗聪冉 文

 

提到共享单车,“押金难退”已是老生常谈的话题。不过,深陷押金困局的不只是共享单车,还有共享电单车。

 

近日,多地用户投诉觅马出行超时不退还押金,并强行将押金转为账户余额,且多次拨打觅马出行官网电话,无法与该公司取得联系。

 

用户:押金被强制转为余额

 

公开资料显示,觅马出行是一家提供共享电单车服务的平台,其运营公司苏州觅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是行业中最早研发共享电单车的公司之一。2017年7月,觅马出行获得个人投资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

 

“虽然押金钱不多,但积少成多,觅马出行一直不退还押金,这样的行为跟‘诈骗’有什么区别……”安徽省池州市用户张萌(化名)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其于1月28日在觅马出行上充值交纳了99元押金,骑行完毕后,便申请了退回押金,然而,钱却迟迟未到账。2月2日,张萌再次登录觅马出行App时,发现原先交的99元押金自动转为了账户余额。

 

无独有偶,在觅马出行官方微博的评论区,不少用户都在控诉押金难退的问题。

 

公司:暂无能力一次性退回押金

 

记者注意到,1月10日,觅马出行曾在微博发通知称,为响应国家职能管理部门关于共享(电)单车免押金用车的号召,为方便广大用户,公司决定于2018年1月18日起在全国首家执行免押金骑行服务。

 

“不管用户是否申请退押金,我们将全额退还所有用户的押金……为确保不出错,我们将以人工复核的方式按投放城市逐一退还……这肯定会暂时影响到大家用车……待所有押金退完之后立即投放更多车辆方便用户使用。”觅马出行在通知中写到。

 

随后,觅马出行又于2月1日发布微博称,将正式推出免押金骑行,自此觅马出行App上再也没有押金模块;由于已经取消了押金模块,故将老用户原交付的押金转入骑行账户预存,若用户要求退还,可联系客服进行人工审核退款。

 

虽然觅马出行做了以上声明,但客服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押金问题得不到解决,还是让用户颇为恼火。

 

专家:“透明”有助缓解押金信任危机

 

针对觅马出行用户的遭遇,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告诉法治周末记者,首先,觅马出行与用户之间是一种租赁合同性质的法律关系,若合同义务人对其债务履行完毕,义务人有权要求合同权利人返还押金;其次,作为抵押性质的押金,主要用于维系觅马出行与用户的关系,督促用户骑行时遵守相关规定,其实质是归用户本人所有,觅马出行作为平台方无权处分。

 

事实上,押金安全问题,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2017年8月,交通运输部等10部门出台《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在保障用户资金方面,提出实施专款专用等监管要求。

 

王维维认为,除了加快立法进程,规范押金的收取、保管之外,相关政府部门也应加强对企业押金的监督,明确押金使用范围,公开企业押金保管方式,用“透明”来缓解押金信任危机。

 

此外,李松霖谈道,要从根本解决押金难退的问题,还需加快社会个人征信体系的建立,从而打造“免押金”社会。

 

行业:政策、技术决定发展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指导意见》明确提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曾解释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车辆普遍超标,不符合《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标准要求;二是容易发生交通事故;三是火灾安全隐患突出;四是车辆运行安全风险高;五是电池污染问题严重等。

 

“共享电单车未来的发展空间,主要取决于政策因素和技术革新。”王维维指出,共享电单车想要长远发展,首先应该提高技术含量,解决电单车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问题,按照国家标准的要求对产品进行严格把关;同时,为避免像共享单车一样泛滥成灾,共享电单车企业应该更加仔细调查市场需求,调整投放地域与数量,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


主要联系人
王维维
POST06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