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预付资金难讨回 消费者通过什么途径维权

钢琴.jpg


近日,“儿童钢琴上门教学的星空琴行悄然关闭其全国60余家门店事件”备受关注,有消息称部分家长和被拖欠工资的授课教师开始陆续组建网络维权群,通过网络渠道进行维权,也有部分家长正在准备材料和相关证据打算走司法途径维权。


对于已经预付费用的家长们,钱能不能要得回来似乎仍未可知。据不完全统计,星空琴行杭目前已经涉及近600多户消费者,金额达600多万元。


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先良律师接受监察日报记者采访,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首先,预付式消费往往是消费者与经营者之间没有签订书面合同,通常是交款后出一份收据了事,民事救济难;其次,预付式消费一般由于经营者跑路产生,消费者协会或者工商部门没有力量去调查,行政救济难;其三,预付式消费涉及经营者和消费者之间的民事关系,公安机关很难以诈骗犯罪立案,刑事救济难。


有专家表示:“预付卡消费中,消费者发现一旦商家倒闭或者跑路的,可以选择已有私法机制来维权。除了利用破产机制可以向那些侵占预付卡资金的主体追回资金外,企业负责人还有法定清算义务,不清算的对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通过清算可追回被侵占的预付款。”

  

除了私法机制外,法律法规在五年前就开始为监管预付卡消费架设法律框架。2012年,商务部出台《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要求对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单用途预付卡企业进行登记备案。


对于商家关门歇业或者要搬家,消费者无法继续享受服务等情况,9地条例办法也作出相应的规定。如上海规定,因经营者自身的原因停止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经营者应当事先告知消费者,并作出妥善安排;造成消费者损失的,还应当给予消费者合理的赔偿。


姜律师还说到:“目前预付式消费门槛较低,一些经营主体本身抗风险能力不强,很可能会因经营风险而倒闭,甚至故意卷款潜逃,这无疑增加了消费者的风险。”


在互联网时代,预付式消费将呈现不断扩大和日益普及的发展趋势,同时也给消费者资金安全的保障问题带来了极大的挑战。


姜先良认为,对于共享单车、打车软件等,政府如果可以出面对其商业模式进行必要的干预,要求向消费者提供预付款的凭证,确立消费合同关系的存在,消费者的权益会得到更多的保障。对于预付卡的资金安全风险防范问题,随着大数据的广泛应用,商家开展预付卡支付业务是否应建立风险备付金、对待跑路商家是否应加大行业处罚力度等,都是解决预付消费法律风险问题中可以考虑的综合性措施。


姜先良.webp.jpg

人物简介

姜先良律师,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和刑法专业硕士学位,曾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中央金融企业和世界五百强企业合规高级主管。现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商业合规与公司治理业务部副主任,主要业务领域:刑事辩护、企业合规和风控、金融不良资产处置。


主要联系人
姜先良
合伙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