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赵虎律师做客《警法在线》解读案例(上):鲜花照发朋友圈引纠纷

赵虎.jpg


2017年9月2日,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做客北京新闻广播(FM100.6)《警法在线》节目,与主持人郑磊一起就“鲜花照发朋友圈引发了著作权纠纷”以及“偷开共享汽车撞上奔驰被拘留”两个案例进行了讨论分析。



主持人:首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第一个案例的具体情况,亲属过生日,廖珍珍便找到曾是同学的专业花艺师汪华玉,从她那订购了一束鲜花。拿到鲜花后,廖珍珍对花束拍照,并发朋友圈分享。相信这种习惯很多朋友都有,廖珍珍认为,涉案的花卉造型线条与一般花卉区别不大,造型设计比较简单,色彩搭配也没有新意,没有个性和特色可言,不具备独创性。


山东省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审理后认为,涉案花束具备独创性,且能够以有形形式予以复制,具有实用性,能够作为美术作品中的实用艺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廖珍珍发朋友圈的行为是面向社会公众展示其购买的花束,仍属于行使展览权的范畴,并未侵犯汪华玉的著作权。据此,法院一审作出了如上认定和判决。汪华玉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对于著作权的法律概念,其实很多人并不是很明晰。我们知道,著作权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的,但是对权利的边界认识比较模糊,具体受到什么样的保护?怎样保护?哪些受保护?哪些不受保护?大家可能不是特别清楚,能否举一些通俗的案例或故事来解释一下著作权的法律概念呢?

 

赵虎律师:首先从这个案件来讲,法院是把花卉认定成了实用艺术品。这样的案件摆在听众面前,大家可能对于什么叫做“著作权”以及什么是“作品”好像没有特别清晰的认识,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件。应该这么说,花卉作为实用艺术品进行保护的案件在我们国家是非常少见的,但是什么案件比较多呢,我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书”,某人写了一本小说《白鹿原》,有人未经作者同意把书的内容搬到了网上,这叫侵犯著作权;再比如,影视剧,比如《卧虎藏龙》,影院在未购买版权的情况下擅自放映,也侵犯了影视剧的著作权;再如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有人觉得不错,在其自身运营的网站上对节目进行播放,这也侵犯了权利人的著作权。从这些作品来看,大家对于什么是著作权就理解得比较具体了。


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规定了作品的若干种类型,但是第三条只是列举了常见的作品类型,实际上没有包括花卉作品。《著作权法》第三条其实在不断地被突破,之前还有一个关于“音乐喷泉”的案子,杭州西湖那里有一个音乐喷泉,最后也被认定为了作品。《著作权法》目前正在修改,会把这些作品类型都加进去。


另外,从著作权的内容来看,著作权有十七项权利,我可以挑几个典型的权利给大家说一说,比如署名权,就是指作者在作品上写上自己名字的权利;发行权,指权利人有发行电视剧电影的权利;展览权,指作者对于一副画有展览的权利;发表权,指作者写了一本书,有权决定发表还是不发表。


比如爱因斯坦的日记被发现了之后有人想发表,但是爱因斯坦生前根本没有发表的意思。这就引起了大家的讨论:反对的人会说,不发表是对人类的损失;但支持者认为发表受到《著作权法》的限制,所以现在还没有一个结论出来,这个案例就体现了发表权。另外,信息网络传播权是人们现在常接触到的,比如我之前提到的,未经作者同意把小说放到网上供大家阅读,以及各大视频网站如乐视、优酷等把电影以及网剧放在平台上,其实利用的都是信息网络传播权,未经同意就这样做则侵犯了信息网络传播权。

 

主持人:一开始您所说的“署名权”,这两年这在网络上有很明显的体现。比如对于一些原创图片、照片,有些微博、公众号拿别人的图片进行宣传,未和作者联系也没有署名,这时就侵犯了原创作者的署名权。

 

赵虎律师:这种情况特别普遍,即使到现在,我们翻开朋友圈看公众号的内容,都会涉及图片,应该说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授权。其实我最近也在办理几起有关的案件,就是因为没有经过授权,结果侵犯了著作权,还侵犯了肖像权,被权利人起诉到了法院。

 

主持人:葛优老师“北京瘫”的那个图片就被大家做成各种表情包,有公司甚至用这些表情包打广告,严格意义上也是侵犯了葛优老师的肖像权的。

 

赵虎律师:对,葛优老师当时有个说法,他说大家如果高兴的话拿来玩玩无所谓,但是不能商业性使用,这是他自己的意愿。

 

主持人:我突然想起一个规定,好像对影视改编、文学作品也好,您举的爱因斯坦日记这个例子,是不是有个权利人离世多少年的期限保护呢?

 

赵虎律师:是的,当权利人属于个人的时候,权利保护期是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如果是公司,权利保护期是作品发表之日起五十年。因为有的作品的作者是公司而不是个人,比如影视作品,其著作权人通常是出品单位,而不是导演或演员。

 

主持人:刚才赵律师跟我们解释了关于著作权的一些法律概念,并举了一些例子。我们回到本案,被起诉的廖珍珍认为涉案的花卉造型线条与一般花卉区别不大,造型设计比较简单,色彩搭配也没有新意,没有个性和特色可言,不具备独创性。“独创性”是以什么为标准呢?

 

赵虎律师:独创性是著作权法上一个特别重要的概念,作品是否受到保护以及保护哪部分,都要考虑到独创性。所谓的“独”,就是源自个人,不是抄袭,当然如果作品中引用了他人的作品,则该部分的著作权不属于作者,只有作者自己写的东西才是属于作者的。作品中使用的公知素材也不属于作者。“创”是指有一定的美感或创作高度,随便画一个圈,说它是鸡蛋、是篮球,但这个东西没有美感、甚至太简单了,就可以认为它不具有创作高度。关于创造性,各个国家的要求不一样,有的国家对创造性的要求很高,它要求具备一定高度的创造性;但我国要求的是最低限度的创造性,法官尽量不去判断作品创造性的高低,只要有创造性就可以。

 

主持人:这种对创造性的判断,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赵虎律师:每个人对事物的认知不一样,有的人认为一个作品很有价值很有美感,很有可能在他人眼中一无是处,但只要达到最低限度的创造性就可以。

 

主持人: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涉案花束是否具有独创性,是否构成了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法院为何认定涉案花束具有独创性呢?

 

赵虎律师:很多人都买过花,花如果按照正常的方式排列,中间加花旁边加叶,那这种方式肯定没有独创性,因为太平常了。本案中,原告是一个花艺师,说明她在花束上还是费了很多心血,并且她摆出了不同于一般花束的造型,这种情况下法院会认为它具有独创性。

 

主持人:争议焦点之二,如果花束构成了作品,廖珍珍拍照并发朋友圈分享的行为是不是侵犯了花艺师的著作权?我们看到,法院最后认定没有侵犯,为什么最后没有侵犯著作权?

 

赵虎律师: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个花束上至少有两个权利,有著作权,还有物权。买走物权不代表买走著作权,比如买了一本书,不代表买下了书的著作权。首先在物权和著作权之间大家要分得清楚,当著作权和物不可分开的时候,会产生权利在物权和著作权上的重合,比如展览的权利。比如买了一副名画,这幅画的展览权和物权其实是结合在一起的,有了物权才可以展览,所以这种情况下的展览会被认为是不侵犯著作权。因为没看到判决书,我猜测判决里是考虑了这方面的内容,另外一个考虑的内容是,朋友圈毕竟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不是特别大,在这个圈子里分享照片,可以说是几个朋友之间欣赏、学习,属于合理使用,所以,花束虽然有著作权,但法院判定没有侵犯著作权。

 

主持人:我们也看到,汪华玉请求的各项损失是十万元,那她这种主张有相应的法律依据吗?

 

赵虎律师:关于赔偿的法律规定是这样的,第一,先考虑权利人的损失,这需要举证来证明,比如别人使用花束照片的交易金额等,可以作为参考;第二,要考虑侵权人的获利;但著作权案件中,经常是损失和获利都难以举证,或者说往往不能准确举证,只能提供一些证据当做参考。在以上两点都无法确定时,法律赋予了法院一项权利,可以在五十万以下作出判决,即自由裁量。所以她主张十万的赔偿我猜测是她的估算,能否得到法院支持还需法院进行判断。

 

主持人:如果真的侵犯了著作权,侵权者需要承担哪些责任?

 

赵虎律师:第一,需要停止侵权。比如发到朋友圈的图片要删掉,发到网站的内容要撤掉,已经出版的书要收回来;停止侵权之后,要消除影响,比如进行声明,或者做一些补偿性的东西;第三,是赔偿损失,就像之前提到的给他人造成的损失或者侵权人有多少获利,侵权人需要赔偿;最后,需要赔礼道歉,因为侵权行为可能侵犯了权利人的精神权利,比如侵犯了作者的署名权,或者对作品进行了歪曲篡改,这些情况下可能涉及赔礼道歉的问题。赔偿标准方面,除了之前提到的,还要说一下近些年司法实践发生的变化,两三年以前,法院对该类案件的判决很少超过五十万,因为大部分案件都是自由裁量的,但这种五十万以下的判决往往是很不合理的,当前IP价值越来越高,通常一个网站获得一部影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大概需要几百万,在社会发展已经到达这种程度的情况下,法院还判决五十万以下的赔偿是有问题的。所以,近些年,只要有足够证据证明损失或获利达到了一百万甚至两百万,法院会判决超过五十万的赔偿额。

 

主持人:日常生活中,大家都有拍照发朋友圈的习惯,这个案件对我们有什么提示或警示吗?

 

赵虎律师:一开始我们就说了,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案件。正常情况下,我们买一束花,拍照发到朋友圈是不会涉及到著作权的问题的,本案中的花是一束特殊的花。大家没有必要以后不敢拍花,但是对于花艺师精心做的花束,拍照前还是要问一问。另外,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实用艺术作品,比如之前出现过“灯”的案例,涉案的灯造型奇特;还有“钟表”,这一类的东西假如没有超过保护期限的话,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这种情况下在拍照或复制时需要经过权利人的同意。

 

主持人:所以大家不用太担心,以后买到花还是可以自由拍的。但是对于特殊的实用艺术作品,拍照前还是要经过权利人的同意。



本期内容赵虎律师与主持人一起就“鲜花照发朋友圈引发了著作权纠纷”进行了讨论分析,下期内容二位将对“偷开共享汽车撞上奔驰被拘留”案件进行深度分析。


赵虎.jpg


人物简介

赵虎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民建北京西城区区委法制委员会副主任、民建北京西城区建材支部副主委、北京市律师协会著作权法委员会委员,业务领域包括:知识产权、传媒娱乐、竞争法。


主要联系人
赵虎
合伙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