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司法适用的若干问题(下)

640.webp.jpg

上期《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司法适用的若干问题(上)》笔者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法律文义做出深入浅出的阐述分析,本期笔者将从刑事司法适用的典型情形、加大惩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重要意义两方面作出解析,供有关人士参考使用。

1.jpg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司法适用的典型情形


实践中,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情况某种程度上已形成了一条灰色的产业链,在形形色色的网络平台、调查公司、金融理财机构、广告公司、教育机构等主体的业务经营中广泛存在这类非法行为,隐藏着重大刑事犯罪风险。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司法适用,需要特别注意以下几种情形:


1、共犯情形。实践中常见的情形包括:一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借职务之便收集公民个人信息,与外部人员勾结,提供信息牟利非法利益,属于共犯;还有一些网站非法采集公民个人信息后出售给他人,此时它和下游的购买、交换者可能构成共犯。


2、吸收犯情形。依据《解释》第6条第2款“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将购买、收受的公民个人信息非法出售或者提供的,定罪量刑标准适用本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在这一情形下,行为人既有非法获取、又有非法使用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因《解释》第11条第1款明确“信息条数是不能重复计算的”,因此获取和使用行为相互被吸收,只能按照一罪来处理,不能数罪并罚。


3、想象竞合犯情形。根据《解释》第8条,网站经营者如果设立用于实施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违法犯罪活动的网站、通讯群组,情节严重的,以非法利用信息网络罪定罪处罚。如果这一行为同时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按照刑法“想象竞合犯”的处理原则,按一重罪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定罪处罚。


4、牵连犯情形。现实中利用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网络电信诈骗、敲诈勒索甚至绑架罪的情况已屡屡发生,这种情况下行为人可能构成两个以上犯罪行为:一是手段犯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二是结果犯即诈骗罪或敲诈勒索罪或绑架罪,按照刑法牵连犯的处理原则,应按其中的重罪来处理。


5、帮助犯情形。帮助犯是其行为客观上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起到了帮助作用,但与共犯情况不同,它单独构成其他犯罪,《解释》第9条即规定此类情形。网络服务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经监管部门责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用户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造成严重后果的,以拒不履行信息网络安全管理义务罪定罪处罚。


根据《网络安全法》,网络运营者因大量采集公民个人信息,产生了相应的保管责任和监管义务,依法应当建立健全用户信息保护制度、信息收集使用规则、网络信息安全投诉、举报制度等一系列网络用户信息管理制度。如果违反上述法定义务不履行职责,造成严重后果的,就单独构罪。


对于网络运营者是如此,实际上对于正常履行职责或提供服务的教育、医疗、金融等机构同样负有该管理责任。如果这些机构没有履行好相应职责,导致公民个人信息被严重侵犯的,也应被追究相应责任,严重的应受到失职渎职的刑事处罚。

2.jpg

                               加大惩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重要意义

现实中,人们很难短期内感受到《解释》和《网络安全法》的实施对其个人权益保护的重要价值,甚至还会产生质疑,因为生活中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的现象已比比皆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时常接触到各种“骚扰”电话、短信或微信,有房产中介的、教育机构的、担保公司的、保险及其他商品销售的企业等等,突出反映了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行为的惩治力度不够。


加大执法力度须以正确认识作为先导。对两部新法重要性和适用紧迫性的认识,应置于网络时代和数字社会的大环境下。在互联网时代,数据信息已成为社会的基本元素,某种程度上个人存在已成为以数据信息为内容的“虚拟存在”,人们的交往更多通过数据信息去彼此感受或被感受。这是科学技术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实实在在的改变,这种改变是进步还是倒退,取决于基于人类普遍良知进行的立法。


如果法律保障了数据信息蕴涵的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技术发展就是一种进步。反之,如果技术无限突破了个人权利底线,以损害人的自由、尊严和财产作为代价,对于人类而言不啻为一种倒退。


有了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人们信用信息的收集变得快速而准确。对各种不诚信的记录,能快速留存、整理和查找,这对于实施信用惩戒、构建诚信社会具有重大价值。


但与此同时,个人隐私信息也被大量窃取和非法使用,在互联网技术面前人们毫无隐私可言,完全成了“透明人”,侵害数据信息意味着可能对人们的人身或财产权利的侵犯,所以近年来出现大量网络电信诈骗犯罪,背后都有被害人个人信息被窃取或滥用的原因。


正所谓治本抓源头,加强对公民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就是在互联网时代下对公民基本权利保护的行动落实。如果能从这一高度认识到两部新法实施的重大意义,对于我们加强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执法工作将产生强有力的促进,使每个公民都能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法律所彰显的正义。

姜先良.webp.jpg

作者简介
姜先良律师,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和刑法专业硕士学位,曾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中央金融企业和世界五百强企业合规高级主管。现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商业合规与公司治理业务部副主任,主要业务领域:刑事辩护、企业合规和风控、金融不良资产处置。



主要联系人
姜先良
合伙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