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姜先良律师分析共享单车不当使用的刑事法律风险


640.webp.jpg

 (《检察日报》予以全文刊载,中闻律师事务所获授权编辑发布




导语:共享单车作为高科技的产物,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骑行工具和生活方式,但对于不当使用共享单车带来的问题也让人们切实感受到了各种不便甚至危害。从加强对共享单车管理的角度,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姜先良律师就不当使用共享单车的刑事法律风险进行了专题分析,《检察日报》予以全文刊载。


共享单车的投入使用,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大便利,但各种不当使用行为不仅给运营商带来巨大经营压力,也给社会管理带来了新的挑战。解决共享单车不当使用问题需要社会综合治理,在此仅从刑法角度,在遏制共享单车不当使用中如何正确运用刑法手段,略陈管见。


从实际情况看,共享单车不当使用主要包括四种情况:一是乱停乱放,给城市管理和公共交通秩序带来危害;二是强行占用,使用者采用各种方式限制共享,归其专用;三是任意损毁,导致共享单车无法继续使用;四是窃取、藏匿、拆除共享单车的关键装置(密码锁、车牌等),使其脱离运营商的控制,为己所用或转卖给他人。


对共享单车不当使用行为在何种情况下采取刑罚手段进行治理,必须充分考虑刑法干预的正当性,切实贯彻刑法的谦抑性原则。目前,对共享单车的不当使用情况,可能触及以下四项罪名:

1.jpg

                                                              盗窃罪


就各种不当使用共享单车行为而言,窃取属于比较极端的行为,根据刑法第264条和《关于审理盗窃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认定是否构成盗窃罪时,需要把握以下原则:一是注意主观要件,须有充分证据证明行为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如果行为人将共享单车长期排他性占有,比如将单车藏匿于他人无法找到的隐蔽处,或者将单车外观改变成他人误以为非共享单车的外观,就应当认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二是注意入罪金额。盗窃一辆单车可能达不到立案标准,若多次盗窃的,数额应当累计。


2.jpg

                                                       寻衅滋事罪


不当使用共享单车行为,可能较多地会触及这一罪名。认定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需要注意把握以下原则:一是主观方面,须有充分证据证明行为人是“为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等”,如果只是偶尔为之,为解决自己一时之需,或基于其他合理的理由,就不能认定为寻衅滋事罪。二是注意行为情节。依照《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第4条第(一)项规定,任意毁损、占用公私财物价值在2000元以上的,才能被认定为“情节严重”;该条第(二)项“多次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规定,在达不到定罪数额的情况下,可以根据次数判断是否入罪。


3.jpg

                                                故意毁坏财物罪


任意损毁共享单车的行为既可能构成寻衅滋事罪,也可能同时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属于刑法中的想象竞合犯。依照刑法第275条和《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33条规定,损坏共享单车价值超过5000元,或者毁坏共享单车三次以上,或者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共享单车的,按照《解释》第7条,应按一重罪即寻衅滋事罪定罪量刑。这是因为共享单车不仅代表受法律保护的财产权益,还包含公共秩序,这种情况下寻衅滋事罪侵犯的是双重客体。


4.jpg

                                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基于共享单车的公共性和使用者随意停放的行为,对社会秩序带来的危害完全可能危及公共安全,比如,并不鲜见的骑车人用后将单车放在汽车主干道上,甚至置于高速公路上,导致机动车辆发生倾覆、追尾甚至车毁人亡的现实危险和严重后果,就是对公共安全的严重侵害,应当依照刑法第114条和第115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姜先良.webp.jpg

作者简介


姜先良律师,毕业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获法学学士学位和刑法专业硕士学位,曾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中央金融企业和世界五百强企业合规高级主管。现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主要业务领域:刑事辩护、企业合规和风控、金融不良资产处置。




主要联系人
姜先良
POST06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