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朱东升律师代理当事人滥用职权罪不予起诉辩护成功,当事人不构成犯罪


近日,朱律师代理的一件涉嫌滥用职权罪刑事案件当事人收到了检察机关送达的《不予起诉决定书》,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奋战,当事人终获不予起诉,不构成犯罪。


滥用职权罪属于检察机关自侦案件,对于自侦案件,在侦查两年后决定不予起诉,无论是对检察机关还是对代理人来说都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如果没有检察机关实事求是的精神以及代理人丰富的处理疑难案件的实践经验都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结果的。

 



基本案情


当事人为水利执法部门负责人,被检察机关反渎职侵权局以涉嫌滥用职权罪立案侦查2年后移送该院公诉科起诉。检察机关起诉意见书认定“当事人在对河道管理范围行使管理职责过程中,发现违法占用行为时,未能正确履行查处责职,在明知占用行为没有经过河道主管部门审批的情况下,违规收取违建户河道占用补偿费60000元后不再继续履行查处责职,致使违章建筑得以建成,现因违章建筑被住建部门查处,给建造者、购买者造成1575000元的损失,” 因此,“当事人在履行水政监管责职时,滥用职权,以收费代替查处,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

 

代理过程及结果

   

(一)朱律师在侦查阶段即介入此案,2年多来朱律师通过多次现场勘测,走访水政部门专家,反复研究水利法律法规,最终认为当事人的执法行为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1、经过现场勘查,违章建筑占用地段的河堤在违章建筑开工之前已经根据省水利规划部门要求建成防洪墙,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水政部门的管辖范围为距离防洪墙5米,而本案所涉违章建筑距离防洪墙已经超过5米,最远距离达到10米,因此违章建筑占用地段已经不属于水政部门管辖范围,或至少可以确认违建房对河堤地段的占用已经对河堤防洪安全不构成威胁,水政部门对行政执法方式具有选择性。

   

 2、根据住建部门处罚决定书,违章房被查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取得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是违建户违法建设,和水政部门执法无关。水政部门收取规费不涉及对被查处房屋建设的合法性评价,在前置审批程序中,水政部门并没有给予颁发《河道堤防工程占用证》,因此不构成滥用职权。

 

(二)在和侦查部门反复沟通未果的情况下,案件被移送到了起诉部门。由于事先经过了大量的准备与研究工作,朱律师坚持认为当事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在获悉《起诉意见书》之后,根据《起诉意见书》中检察机关认定的滥用职权行为及其损害的理解和定性,朱律师力求从不同角度切入,把检察机关卷宗中调查的事实和现场勘查到的事实紧密联结,剔除模糊不透彻性表述,再次归纳提出了辩护意见。



3、水政部门收取60000元河道占用费,不属于滥用职权。本案在水政人员发现违建时,违建房地基已经建成,河堤被占用已成事实,水利法规明确规定针对此情形违法占用行为可以征收河道占用补偿费用,因此水政部门收取河道占用补偿费合法有据,既然收费行为合法,则就不存在滥用职权情形。



4、水政部门的职责在于维护河道安全而不是违建房监管,因此检察机关应该以违建房对河堤违法占用可能给河道安全构成的威胁或造成的影响等事项损害作为追究水政部门罪责的依据,而不应该以违建户、购买者因违建房被查处所导致的1575000元损失来追究当事人的责任,检察机关以违建户购买者损失来追究水政部门的责任,混淆了住建部门和水政部门行政责职的范围,于法无据。



5、在有些情况下,行政机关对违法行为有权采取强制措施而不采取强制措施,结果造成损失,则有可能构成滥用职权。但本案中水政机关对违建户是否采取强制措施考量的基点并不是建筑物是否违法,而是河堤地段被占用是否对防洪安全等事项构成威胁,如果违占对河道安全不构成威胁,建筑物虽然违章,水政部门的执法方式仍可以有多种选择,现场警告,责令停工,限期拆除,处罚收费以及要求违建户补办合法建房手续等都是执法措施,并不必然甚至或无权采取强制拆除或制止措施。违建房最终得以建成主要原因在于住建部门监管严重缺位,根本原因在于违建户的违法偷建,因此和水政部门行使职责没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经过多次深入沟通以后,最终在关键时刻朱律师代理意见被起诉部门接受,在案件经过两次补充侦查没有取得新的证据的情况下,起诉部门依法实事求是地作出了《不予起诉决定书》,认为本案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事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

 

据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得到维护。朱律师在检察机关审查起诉阶段不予起诉辩护成功。

 



经验分享


1、作为代理人必须深入反复研究案情,深入实际,挖缺其中的关键细节,攻破检察机关的认罪逻辑,以法律法规为依据,做到理由确凿,证据充分。


2、积极和检察机关沟通,切实分析了解检察机关的观点并以此为导向,力求把握检察机关观点的细微变化,不断调整辩护策略,使辩护观点更集中,深入,透彻,力求通俗易懂,直至辩护成功。


3、相信法律,只要有理有据,有理有节,相信检察机关是能够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作出决断的。


作者简介

朱东升律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北京市律师协会专利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法学院民商法专业硕士研究生。朱律师曾在国内著名大型企业任高级管理人员,接受过南京大学MBA教育,具有经济师、工程师等职称,多重的知识结构使朱律师更容易和当事人沟通,在公司框架下关切当事人多方面的法律需求,为当事人制定切实可行的个性化法律方案。18年来朱律师一直致力于知识产权法、公司法、房地产和金融保险等领域法律研究,代理标的额1000万以上案件数十起,具有深厚的法律理论知识和丰富的处理疑难重大法律问题的实践经验。


主要联系人
朱东升
合伙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