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作家维权联盟诉苹果侵权二审胜诉

700ae1c.jpg

近日,记者从作家维权联盟代理律师中闻律师事务所王国华处获悉,备受关注的作家维权联盟诉苹果公司著作权权纠纷一案,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驳回苹果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本次宣判的案件为八个,判决苹果公司赔偿作家维权联盟共110.65万元。2012年,国内知名作家孔二狗、李承鹏、麦家、何马、慕容雪村等,因认为苹果公司应用软件商店内存在大量未经授权的作品,侵权了其合法权益,随将其告上法院,要求苹果公司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法院一审判决苹果公司败诉,其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一、苹果公司是否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

二、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侵权应用程序;;三、苹果公司应否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对于第三方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应知;四、苹果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网络服务商的免责对象。

针对以上问题,北京高院认定苹果公司为苹果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的经营者,有事实依据,应予支持。虽然苹果公司主张第三方公司艾通思为App Store在中国地区的经营者,但在案证据能够证明苹果公司为实际经营者:根据App Store的商业模式,主要存在三方参与者,即平台服务提供商、应用程序开发商和应用程序最终用户。开发商在与平台服务商签署相关的协议、注册开发者帐号、支付相关费用后才可以成为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商。平台服务商依据上述协议获得对该平台的管理和控制。当应用程序开发商上传应用程序后,平台服务商依据协议确定的规则,对程序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按照开发商上传时事先设定的方式发布,供用户购买。本案中苹果公司即为平台服务商,其一方面作为iTunes程序的开发者并提供该程序的免费下载,另一方面与开发商签订协议,是涉案协议的当事人,并依据协议的约定,在App Store运营中承担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的重要职责。此外,App Store的运行界面上标注有苹果公司版权所有或保留所有权利等字样,App Store所有的应用程序或者由苹果公司自行开发,或者由与其签订协议的开发商进行开发。据此,原审法院认定苹果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有事实依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主张艾通思公司为经营者,但是现有证据显示其仅负责向中国地区的最终用户收取和结算相关费用,并无其他经营之责,因此对于苹果公司的该项主张,法院未予支持。

苹果公司主张原审判决未能查清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应用程序,但就在案证据而言,被上诉人已经提供了初步证据证明了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并且未经许可,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该涉案应用程序侵权,并无不当。

由于苹果公司已经提供了涉案应用程序开发者的信息,因此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涉案应用程序系第三方开发商上传。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为开发者上传涉案应用程序供公众下载提供服务,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行为。由于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一个以收费下载为主的网络服务平台,并且在与开发商的协议中,约定了固定比例的直接收益,因此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应对开发商的侵权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

本案中,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的主要内容。苹果公司在可以明显感知涉案应用程序为应用程序开发商未经许可提供的情况下,仍未采取合理措施,故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并末尽到上述注意义务,具有主观过错,其涉案行为构成侵权,原审法院相关认定正确。

北京市高级人民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驳回苹果公司上诉请求。作为终审判决,苹果公司应分别因侵权作品《东北往事》系列赔偿孔祥照(笔名孔二狗)8.3万元;《李可乐抗拆记》赔偿李承鹏1.1万元;《明朝那些事儿》系列赔偿磨铁数盟公司53万元;《江山如画》赔偿开维公司2.15万元;《天堂向左,深圳往右》赔偿郝群(笔名慕容雪村)8000元;《藏地密码》系列赔偿韩瑗莲(笔名何马)18.6万元;《暗算》《风声》《解密》《风语》等作品赔偿麦家25.5万元;《挂职干部》赔偿于卓1.2万元,合计赔偿110.65万元。(记者 姜旭)

(编辑:曹越 实习编辑:汪诚)

(中国知识产权资讯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