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苹果公司侵犯知识产权案民事判决书

bff8ee2.jpg

备受瞩目的磨铁公司诉苹果公司侵犯著作权一案终审落幕,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最终驳回了苹果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苹果公司被判赔偿磨铁公司90万元,该案突破了著作权法设定的最高赔偿额50万元的限制,创下了中国著作权法定赔偿制度建立以来的最高赔偿数额;该案明确了苹果公司作为App Store实际运营者负有的较高注意义务,以及在其现有经营模式下无法适用“避风港”原则来规避经其平台发布的第三方应用程序侵权而导致的法律责任,势必将导致苹果公司App Store筛选第三方应用程序固有模式的革新。

中华人民共和国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4)高民终字第1322

上诉人(原审被告)苹果公司,住所地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库比蒂诺市因非尼特环道1号。

法定代表人诺琳•克拉尔,助理秘书长。

委托代理人张辉,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吴林,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831002室。

委托代理人王国华,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艾通思有限责任公司( iTunes Sar1)住所地卢森堡大公国L-2763圣兹特路31-33

法定代表人卡斯腾•迪克森,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田甜,上海市方达(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苹果公司因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二中民初字第774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321日受理本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201487日,上诉人苹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张辉、吴林,被上诉人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磨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国华,原审第三人艾通思有限责任公司(简称艾通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田甜到庭接受了询问。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

《明朝那些事儿第1部》、《明朝那些事儿第2部》、《明朝那些事儿第3部》、《明朝那些事儿第4部》、《明朝那些事儿第5部》、《明朝那些事儿第6部》、《明朝那些事儿第7部》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书的版权页记载:当年明月著。当年明月系石悦的笔名。2012113日,石悦与磨铁公司签订著作权授权合同,约定自2012113日起至2017112日止,将《明朝那些事儿》1-7部的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相关著作权的专有使用权许可给磨铁公司。

2013315日,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简称中闻律所)委派王宇婧来到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向公证人员出示一个 Ipod touch播放器(Mode1: A1367Serial No: C3RJCTl5F96T),打开该Ipod touch播放器并连接无线局域网后,点击“App Store”,在搜索栏中输入“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并点击搜索,出现搜索结果页面,包含涉案应用“《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合集[简繁]”,价格显示“¥68.00”;在搜索栏中输入“明朝那些事儿”,并点击搜索,出现搜索结果页面,包含涉案应用“《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价格显示“免费”;。在搜索栏中输入“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并点击搜索,出现搜索结果页面,包含涉案应用“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价格显示“¥6.00”;在搜索栏中输入“2011最给力’’并点击搜索,出现搜索结果页面;包含涉案应用“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价格显示“¥12.00”。随后购买并下载了涉案应用。全部下载结束后,公证处工作人员将上述Ipod touch播放器封存后交由王宇婧保管。北京市长安公证处对上述过程进行了全程监督,出具(2013)第3963号《公证书》。

法院在庭审中当庭拆封上述封存的Ipod touch播放器。打开该Ipod touch播放器,内含名称为“《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合集[简繁]”、“《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的涉案应用程序。打开涉案应用程序,内含涉案作品的内容。后经勘验比对,各方当事人一致认可应用程序“《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合集[简繁]”、“《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中每个程序的简体版与繁体版相关内容与涉案作品相同的字数各为2053.8千字,应用程序“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中相关内容与涉案作品相同的字数各为2053.8千字。

苹果公司主张涉案应用程序“《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合集[简繁]的开发商为“梦得书斋”、“《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的开发商为“xApps’’、“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的开发商为“pan jin ye”、“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的开发商为“wen jie”,但并未提交开发商的真实身份信息。磨铁公司认可涉案应用程序均系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上传。磨铁公司于2013425日以电子邮件方式发出通知,要求苹果公司删除涉案应用程序。双方确认本案原审庭审时涉案应用程序已删除。

苹果公司提交了涉案收费应用程序的收益和下载次数统计,以此证明涉案应用程序获利极少。其中,“《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的下载次数55次,总获利554美元,艾通思公司获得佣金117美元;“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的下载次数12次,总获利12美元,艾通思公司获得佣金3美元;“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的下载次数1 1 2次,总获利2 1 9美元,艾通思公司获得佣金64美元。磨铁公司对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苹果公司还提交了重庆优路科技有限公司的声明,以证明行业内数字版权许可费用普遍较低。磨铁公司对该证据材料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对关联性不予认可。

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要开发应用程序并在应用程序商店( App Store)销售,首先须在苹果公司官方网站(http//www. applecom)注册开发商账号并与苹果公司签订《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取得开发商注册账号。随后须在苹果公司的官方网站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填写含有信用卡账号、电子邮箱地址、申请人签名等内容的《订购表格》,将其传真至苹果公司在美国的指定传真电话,由苹果公司从开发商信用卡中扣款99美元,经开发商在线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方可获得在App Store发布收费应用程序的资格,并通过iTunes Connect上传和设定应用程序的发布情况。

《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抬头处标有“Apple Inc.”字样,《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中记载:“以下是阁下与Apple Inc.(Apple”)之间的法律约定,规定了阁下参与成为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应当遵守的条款。“阁下理解并同意,成为一名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并不意味着阁下和Apple之间在法律上构成任何合作或代理关系。“在注册完成并获得Apple开发商资格后,阁下有机会自苹果公司获得开发技术支持服务,包括参加Apple开发商大会、技术讲座等;获得苹果公司提供预发布内容(包括预发布软件和/或硬件)并藉此测试和/或开发某项设计用途为与预发布内容的设计操作系统联合运行的产品;可以通过付费的方式获得使用Apple软件/硬件兼容测试实验室和/或开发技术支持服务,并有机会自苹果公司获得包括代码片段、示例代码、软件等技术支持资料;在获得苹果公司的开发技术支持的同时,开发商承担的义务包括同意并确认双方不存在合作代理关系、就获得的开发技术支持内容保密、就开发技术支持内容的使用遵循苹果的使用政策、不得随意转让技术许可,实施反向工程等、为某些技术资料或技术支持支付相应的费用。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在首部记载有:“在下载和使用Apple软件之前,请仔细阅读下列许可协议条款与条件。这些条款与条件构成阁下与Apple之间的法律协议。”其正文中记载:“1.2 Apple是指Apple Inc.,是一家加利福尼亚州企业”,“Apple子公司是指其已发行股份的至少50%悬有Apple直接或间接的拥有或控制、且涉及与App store的运营或在其他方面与App Store有所关联的企业,包括但不限于艾通思公司( ITunes SARL)Apple Pty Limited”;“6.1一旦阁下认为阁下的应用程序已完成了充分的测试并已完备,阁下可以通过App Store-VPP/B2B网站将其提交给Apple考量分销”;“6.2 Apple选择分销。阁下理解并同意,Apple可独自酌情:a)确定阁下的应用程序不符合当时有效的全部或任何部分文档资料或计划要求;b)以任何理由拒绝分销阁下的应用程序,即使阁下的应用程序符合文档资料或计划的要求”;“8.撤销。  阁下理解并同意,Apple可随时终止分销阁下的获许可应用程序、获许可应用信息,或撤销任何阁下的应用程序的数字证书。”此外,苹果公司许可iOS开发商使用苹果公司的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苹果公司许可使用的软件包括软件开发工具包(SDK)iOS操作系统、供开发商就与其应用程序编写和测试相关的配置等;软件开发工具包指供开发商使用的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文件和资料、以及这些软件的更新;苹果公司给予开发商的为有限的、非独家的、个人的、可撤销的许可,并对开发商使用软件的权利进行了规定;开发商有提交自行编写的应用程序以供App Store分销的权

利;如果开发商要通过.App Store交付免收费的应用程序,则要在分销之前与Apple子公司另行签署协议,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应用程序该Apple子公司是指艾通思公司( ITunes sARL);开发商承担的义务包括使用苹果公司许可的软件进行应用程序开发、测试应符合协议的规定、开发商编写的应用程序应符合技术的或其他的规格或文件等文档资料要求、符合关于API与功能、用户界面、数据收集、内容与材料、蜂窝网络、预览版等30多项技术或者兼容性要求、不得开发任何可能用来进行或帮助侵权的应用程序、不得违反,盗用或侵犯任何第三方版权或合法权利。所有。应用程序都必须签署由Apple签署的证书才能安装在已注册装置中。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Apple提交并由Apple选择分销并同意Apple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

分销方式有三种:1、获Apple挑选通过App Store分销;2、被Apple选中,通过VPP/B2B计划网站分销;3、在已注册装置上进行特别分销。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在协议首部记载有:“如阁下点击同意Apple在此向阁下提供的本附录2,则意味着阁下同意Apple以新增本附录2(代替任何现有的附录2)的方式修改Apple和阁下之间现行有效的《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协议”)。除本附录另有规定外,所有术语应具有协议所规定的含义。”《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正文部分中记载:“阁下特此委任AppleApple子公司(统称为“Apple关联公司”)出任:(i)阁下的代理在交付期内向本附录2附文A1条所列国家地区(可变更)的最终用户营销及交付获许可应用程序;及(ii)阁下的居间,在交付期内向本附录2附文A2条所列国家地区(可变更)的最终用户营销及交付获许可应周程序。可供阁下选择的App Store国家地区最新列表见iTunes Connect网站,Apple关联公司可不时对其加以更新。阁下在此承认Apple关联公司将代表阁下或以阁下的名义,经由一家或多家App Store,向最终用户营销获许可应用程序或提供获许可应用程序供其下载。”在本附录2中,“获许可应用程序”一词包括阁下利用In App Purchase API在某一获许可应用程序中出售的其他任何获许可的功能、内容或服务,而“最终用户”既包括获许可应用程序的实际最终用户,亦包括可为最终用户购买获许可应用程序的授权机构客户(例如经Apple关联公司批准的教育机构)。”iOS应用开发商如果选择通过App Store在中国销售收费的应用的许可,必须签署附录2,授权App1e关联公司从事为该等应用程序提供寄放服务、允许存储获许可的应用程序及供最终用户使用,居间向位于最终用户获得订单,就最终用户的应付价款开具账单。在此过程中,开发商决定寄放交付什么程序并制定销售价格、折扣程度,开发商需告知应用程序的名称、版本并指定销售的国家地区,Apple关联公司对应用程序内容无任何控制或权益,Apple关联公司在分销过程中收取佣金,并在扣除佣金和税款后发放余下款项(但针对中国并无此税务代缴义务)。对于开发商对应的Apple关联公司以及开发商与Apple关联公司之间是委托还是居间关系,根据最终用户所在地确定。“3.4 Apple关联公司有权收取以下佣金,作为其在本附录2项下为阁下提供代理/居间服务的对价:(a)就向本附录2附文B1条(经iTunes Connect网站不时更新)所列国家地区的最终用户销售获许可应用程序,Apple关联公司有权收取相当于每位最终用户应付价款百分之三十.(30%)的佣金。”“如Apple关联公司向最终用户退还该等价款,阁下必须向Apple关联公司偿付和该获许可应用程序价款等额的款项或向Apple关联公司提供和该获许可应用程序价款等额的贷项。尽管向最终用户退还价款,Apple关联公司仍将有权保留其就该获许可应用程序应得的佣金。”

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附文A中记载:包括美国、阿根廷等国家委任Apple关联公司为代理,“根据《加州民法典》第2295条委任Apple Inc.出任阁下之代理,代为处理获许可应用程序营销及最终用户下载事宜”。包括中国、德国等国家委任Apple关联公司为居间,“根据《卢森堡商法典》( Luxembourg Code de Commerce)91条委任ITunes Sar1.出任阁下之代理,代为处理下列国家及地区的获许可应用程序营销及最终用户下载事宜。”

苹果公司认可《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均由苹果公司与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签订,认为《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由艾通思公司与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商签订。

苹果公司在其官方网站(网址为http://wwwapplecom)上发布的《App Store审核指南)》中记载:1.1作为一个应用商城的应用开发者,你要受你和“APPLE”之间的该计划许可协议、用户界面规约和其他许可或者合同的条款的规约。8.5使用受保护的第三方资料(商标、版权、商业秘密,其他的专利内容)时需要一个文件式的权利证明书,此证明书必须按要求提供。11.11“通常你的应用越贵,我们就会审核的更彻底”11.12“提供订阅的APP应用程序必须使用IPA,如同前述《开发者计划许可协议》中规定的一样,“APPLE”将和开发者按照37的比例分享此类商品的订阅收入”。《App Store审核指南》下方标注有“©APPLE2011”等字样。

网络用户在注册苹果网络账户时可以选择接受或者拒绝关于应用商店的条款和条件,如用户同意该等条款和条件,可以选择点击“同意,如果用户不同意这些条款,则可以选择不要点击“同意”,也被要求不要使用应用商店。条款有关于:“您使用App Store… ….以及从有关商店购买… ….许可的行为受您与ITunes SARL.之间的本法律协议的管辖”;“ITunes是有关商店的提供商;“ITunes从其在卢森堡的办公地点运行等记载,该条款的署名处记载为苹果公司的英文名称即“AppleInc.”。

苹果公司提交了艾通思公司出具的声明,声明内容包括:“艾通思公司是一家位于卢森堡的公司,其知晓磨铁公司和苹果公司之间的未决诉讼,并为此发表声明。程序商店由艾通思公司运营,在中国,程序商店中的绝大多数内容是由发布人开发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发布人可以选择对应用程序的内容收取费用,也可以免费提供。发布人收取费用时,艾通思公司则作为其代管人收取费用,并保留相当于最终用户支付费用的30%作为艾通思公司的标准佣金,剩余的70%返还发布人。艾通思公司。在中国接受美元付款时,付款信息为  ITUNES-USD LUXEMBOURG LUX.(艾通恩一美元 卢森堡一卢森堡法郎_)’。艾通思公司尊重知识产权权利人的权利,要求所有发布者在应用程序上传之前保证他们的应用程序符合当地法律规定,且不侵犯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在绝大多数案件中,一旦发布者与知识产权权利人取得了联系,争议会很快解决。解决的情况可以包括发布者自愿删除有争议的应用程序,澄清误解,修改应用程序以删除有争议的内容,或者甚至达成许可协议。但是,如果争议在一个合理的时间期限内没有得到解决,艾通思公司会从程序商店中删除该争议应用程序

艾通思公司提交与苹果公司相同的证据以证明相关事实,并同意苹果公司的全部答辩意见、质证意见及代理意见。艾通思公司注册成立于卢森堡夫公国,系苹果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12500欧元。

磨铁公司为证明其为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提交了其于2 0111115日与北京亚华智权咨询有限公司(简称亚华智权公司)订立的《委托协议书》。该《委托协议书》约定磨铁公司因著作权维权事宜,委托亚华智权公司聘请该公司认为合适的律师事务所进行代理,签署维权代理合同,代磨铁公司支付律师费及证据保全费。201341日,亚华智权公司与中闻律所订立《民事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亚华智权公司因磨铁公司维权案,聘请中闻律所律师作为磨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委托作品包括《明朝那些事儿》系列作品。201341日,中闻律所向亚华智权公司出具金额为人民币11200元的律师费发票。2013321日,北京市方正公证处向亚华智权公司出具金额为人民币2760元公证费发票,磨铁公司在本案中主张公证费人民币700元;磨铁公司还提交了一份金额显示为人民币1647元的购买iPod touch播放器的小票复印件,磨铁公司以此在本案中主张购买侵权产品的合理费用人民币400元。

磨铁公司在庭审中明确对艾通思公司没有诉讼请求。2013423日作出的(2012)二中民初字第5177号民事判决,认定磨铁公司系《明朝那些事儿》系列作品的著作权人,苹果公司为程序商店的经营者,对于程序商店提供下载的应用程序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苹果公司未适当的履行其注意义务,对于涉案应用程序的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

涉案作品《明朝那些事儿》1-7部的版权页显示,该作品为当年明月著,当年明月系石悦的笔名。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确认石悦为涉案作品的作者,依法享有著作权。石悦与磨铁公司签订著作权授权合同,约定将《明朝那些事儿》1-7部的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相关著作权的专有使用权许可给磨铁公司,故磨铁公司依合同关系取得涉案作品《明朝那些事儿》1-7部的包括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的相关著作权的专有使用权。

在程序商店“App Store”中,可以购买并下载涉案应用程序。经比对,涉案应用程序“《明朝那些事儿》精选合集[简繁]”、“《明朝那些事儿》读史精选合集[简繁]”中每个程序的简体版与繁体版相关内容与涉案作品相同的字数各为2053.8千字,应用程序“明朝那些事儿精编完整版’’、“2011最给力经典大作合集”中相关内容与涉案作品相同的字数各为2053.8千字。故涉案应用程序均为侵害磨铁公司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应用程序。

在本案中,应用程序开发商首先要同意并签署《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苹果公司根据协议的约定向应用程序开发商提供操作系统及程序开发环境。应用程序开发商签署《已注册昀APPLE开发商协议》并注册成功后,获得开发者账号,该账号可以用于进一步开发苹果公司旗下的iOS系统、Mac系统等操作系统中的应用程序。为取得开发iOS系统下应用程序的资格,应用程序开发商还须使用上述账号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在支付9 9美元后,方可获得开发并发布iOS应用程序的权限,并可以使用iOS开发工具。上述协议亦由苹果公司与应用程序开发商签订,以约定双方的权利义务。为获得开发收费应用程序的资格,应用程序开发商还须使用上述账号同意并签署《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对于该协议项下“Apple”字样的表述,苹果公司主张并非指代苹果公司,而是指代包括苹果全部关联公司在内的含义更广的概念,在中国特指艾通思公司。然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在协议首部除记载有:“如阁下点击同意Apple在此向阁下提供的本附录2,则意味着阁下同意Apple以新增本附录2(代替任何现有的附录2)的方式修改Apple和阁下之间现行有效的《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协议”)。”外,还记载有:“除本附录另有规定外,所有术语应具有协议所规定韵含义。”上述文字明确标明除本附录另有规定外,所有术语应具有《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所规定的含义,而在《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中,对于“Apple”曾作出明确约定,。即“1.2 Apple是指Apple Inc.,是一家加利福尼亚州企业”。综上,可以认定,与应用程序开发商签订上述《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的合同相对方为苹果公司。

苹果公司根据上述《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及《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中的约定,主张其子公司艾通思公司为涉案App Store的运营者,但该主张明显与上述协议中的约定相矛盾。尽管根据上述协议约定,对于中国地区的最终用户,由艾通思公司负责相关费用的收取和结算,但根据上述协议约定,苹果公司才是上述协议的合同相对方,并承担App Store运用中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

尽管苹界公司提出其全资子公司艾通思公司为“App Store”实际经营者的抗辩主张,但相关证据仅证明艾通思公司参与了“App Store”运营中的部分工作,同时综合考虑在App Store的商业模式中,苹果公司为iTunes程序的开发者并提供该程序的免费下载,“App Store”的运行界面上标注有苹果公司版权所有或保留所有权利等字样,“App Store”中所有应用程序均为苹果公司自行开发或由与其签订《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包括附表(1)》、《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附录2)》的开发商进行开发的事实,以及根据协议约定苹果公司在App Store运营中承担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的重要职责,可以确认苹果公司为“App Store”的经营者,作为App Store均平台运营商,应当对App Store所提供的网络平台服务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综上所述,对于苹果公司提出的涉案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并非由其经营的抗辩主张,不予采纳。

苹果公司经营的App Store中提供了涉案应用程序的免费或收费下载。苹果公司作为综合性的网络服务平台App Store的运营者,是否应当对其签约许可开发应用程序的第三方开发商,通过App Store为用户提供涉案应用程序的下载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需要综合考虑以下因素:首先,苹果公司作为App Store的运营者,其对网络服务平台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苹果iOS操作系统作为一个兼容性较差的相对封闭的操作系统,苹果公司通过包括《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等一系的协议,基本控制了该平台上应用程序开发的方向和标准,不但收费许可相关开发商使用苹果公司的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为开发商提供相关作业系统、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等。内容和服务,还要求开发商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苹果公司提交并由苹果公司选择分销并同意,苹果公司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苹果公司对于可以在App Store上发布的应用程序采取了符合其自身.政策需求的选择与挑选,而无需受到第三方应用开发商的限制,苹果公司作为Apple Store的运营者,根据其自身规划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政策及协议条款,对App Store网络服务平台具有很强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

其次,苹果公司作为App Store的运营者,其通过App Store获取利益和承担义务的对等性和一致性。苹果公司所运营的App Store,是.一个以收费下载为主的网络服务平台,并且在与第三方开发商的协议中,约定了3/7分成的固定比例直接收益。因此,.通过付费应用程序的下裁,苹果公司可以从App Store的运营中获取直接经济利益。

综合以上因素,苹果公司作为综合性的网络服务平台App Store的运营者,对App Store网络服务平台具有很强的控制力和管理能力,其通过App Store网络服务平台对第三方开发商上传的应用程序加以商业上的筛选和分销,并通过收费下载业务获取直接经济利益,故对于App Store网络服务平台提供下载的应用程序,应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在本案中,苹果公司未适当的履行其注意义务,故对于涉案应用程序的侵权,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苹果公司在提供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时帮助涉案应用程序开发者实施侵害涉案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害、赔偿损失及诉讼合理支出构责任。关于具体的赔偿经济损失数额,将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创作难度、市场价值,苹果公司具体的行为方式、侵权字数、侵权范围和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酌情予以确定。同时,将考虑磨铁公司因本案支出相关费用的合理程度,酌情确定苹果公司赔偿磨铁公司为本案支出合理费用的具体数额。

综上所述,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第一款,《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苹果公司赔偿磨铁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九十万元及因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五千元;二、驳回磨铁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苹果公司不服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第一项,维持原审判决第二项,并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主要上诉理由为:1、应用程序商店提供网络服务时,既没有帮助第三方开发者实施侵权的行为,也没有对涉案侵权结果存在主观过错,原审判决认定程序商店的运营者承担责任是错误的;2、程序商店的运营者是艾通思公司,而非苹果公司,苹果公司未从开发者提供涉案内容中直接获取经济利益,原审判决认定苹果公司对涉案侵权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是错误的;3、艾通思公司为程序商店在中国的经营者,原审判决认定苹果公司为经营者,属于认定错误;4、原审判决未能查清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应用程序,也未能查清苹果公司满足网络服务商免责条件的事实;5、在判定民事赔偿责任方面,在被上诉人未能举证证明实际损失的情况下,原审判决分配赔偿责任并且在未考虑在先生效判决的基础上确定本案赔偿数额是错误的。

艾通思公司未提起上诉,但表示同意苹果公司的上诉意见。

磨铁公司服从原审判决。

经审理查明:

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期间,苹果公司提交了( 2013)朝民初字第29774号民事判决书,主张网络服务平台商不应当对网络用户的行为承担连带责任。磨铁公司对前述证明目的不予认可。本院已作出( 2013)高民终字第2620号民事判决,维持了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 2012)二中民初字第5177号民事判决。

二审期间,苹果公司主张:涉案四个应用程序的公众评价度非常低,且磨铁公司曾经还主张了有关<明朝那些事儿》(全册)应用程序侵权,后因查清该应用程序获得作者授权,因此磨铁公司在一审庭审时撤回了针对该应用程序的起诉。

上述事实,有磨铁公司提交的涉案作品版权页、著作权授权合同、公证书、委托协议书、委托代理合同、律师费发票、公证费发票、购买涉案产品的小票复印件、说明,苹果公司及艾通思公司共同提交的声明及附件、公证书、订购表格、银行对账单等证据材料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

本案二审焦点问题在于如下几个问题:1、苹果公司是否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2、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侵权应用程序;3、苹果公司应否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对于第三方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应知;4、苹果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网络服务商的免责事项;5、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一、关于苹果公司是否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

虽然苹果公司主张艾通思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在中国的经营者,但是在案证据能够证明:在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的商业模式中,主要存在三方参与者,即平台服务提供商、应用程序开发商和应用程序最终用户。开发商在与平台服务商签署相关的协议、注册开发者帐号、支付相关费用后才可以成为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商。平台服务商依据上述协议获得对该平台的管理和控制。当应用程序开发商上传应用程序后,平台服务商依据协议确定的规则,对程序进行审核。审核通过后,按照开发商上传时事先设定的方式发布,供用户购买。本案中苹果公司即为平台服务商,其一方面作为ITUNES程序的开发者并提供该程序的免费下载,另一方面与开发商签订协议,是涉案协议的当事人,并依据协议的约定,在App Store运营中承担包括协议内容、政策的修改,应用程序的审核、分销和撤销等重要职责的重要职责。此外,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的运行界面上标注有苹果公司版权所有或保留所有权利等字样,应用程序商店所有的应用程序或者由苹果公司自行开发,或者由与其签订协议的开发商进行开发。据此,原审法院认定苹果公司为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有事实依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主张艾通思公司为经营者,但是现有证据显示其仅负责向中国地区的最终用户收取和结算相关费用,并无其他经营之责,因此对于苹果公司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侵权应用程序

苹果公司主张原审判决未能查清涉案应用程序是否为未经授权的应用程序,但是就在案证据而言,被上诉人已经提供了初步证据证明了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并且未经许可,故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认定该涉案应用程序侵权,并无不当。苹果公司的前述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苹果公司是否应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对于第三方侵权行为是否属于应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八条、第九条、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过错,确定其是否承担教唆、帮助侵权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过错包括对于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明知或者应知;根据侵权的具体事实是否明显,综合考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服务应当具备的管理信息的能力、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主动对作品进行了选择、编辑、推荐等各种因素,综合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构成应知;网络服务提供者从网络用户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该网络用户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

由于苹果公司已经提供了涉案应用程序开发者的信息,因此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涉案应用程序系第三方开发商上传。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为开发者上传涉案应用程序供公众下载提供服务,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行为。由于苹果公司所经营的应用程序商店是一个以收费下载为主的网络服务平台,并且在与开发商的协议中,约定了固定比例的直接收益,因此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应对开发商的侵权行为负有较高的注意义务。苹果公司以部分应用程序免费等理由主张其对涉案侵权行为不应当负有较高注意义务,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中,涉案应用程序使用了涉案作品的主要内容。苹果公司在可以明显感知涉案应用程序为应用程序开发商未经许可提供的情况下,仍未采取合理措施,故可以认定苹果公司并未尽到上述注意义务,具有主观过错;其涉案行为构成侵权,原审法院相关认定正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的该项主张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四、苹果公司的涉案行为是否属于法定的网络服务商的免责事项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供服务对象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并具备下列条件的,不承担赔偿责任:1、明确标示该信息存储空间是为服务对象所提供并公开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名称、联系人、网络地址;2、未改变服务对象所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3、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侵权;4、未从服务对象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5、在接到权利人的通知书后,根据本条例规定删除权利人认为侵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苹果公司主张应用程序商店的经营者仅向开发商提供了上传、发布应用程序的存储空间,依据上述规定不应就开发商的侵权行为承担民事责任。然而,苹果公司对于应用程序商店具有极强的管控能力,绝非简单地提供存储空间而已;它通过包括《已注册的APPLE开发商协议》和《iOS开发商计划许可协议》等一系列协议,基本控制了该平台上应用程序开发的方向和标准,不但收费许可相关开发商使用苹果公司的软件编写、测试可运行在iOS环境下的应用程序;为开发商提供相关作业系统、文档资料、软件(源代码和目标代码)、应用程序、示范代码、模拟器、工具、应用程序库存、API、数据等内容和服务,还要求开发商开发的所有应用程序必须向苹果公司提交并由苹果公司选择分销且同意苹果公司酌情独自决定是否同意分销。苹果公司对于可以在应用程序商店上发布的应用程序采取了符合其自身政策需求的选择与挑选,而无需受到第三方开发者的限制。这与一般的信息存储空间网络服务提供是存在差别的。此外,如前文所述,苹果公司从涉案应用程序中直接获利,应当知道开发商侵权的情况。综上,苹果公司的前述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五、关于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数额是否适当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催法》第九条的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应当与行为人承担连带责任。鉴于苹果公司应当知道开发商侵权行为而提供技术支持,构成帮助侵权,在开发商未参加本案诉讼的情况下,其理应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苹果公司主张原审法院关于赔偿责任的分配错误,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入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认定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既可以依据被告侵权使原告利润减少的数额,或者被告侵权复制品数量乘以原告每件复制品利润之积,也可以参照国家有关稿酬的规定的方法计算。原审判决以涉案作品的字数为基础,结合涉案作品的创作难度、市场价值,苹果公司具体的行为方式、侵权范围和主观过错程度等因素,综合酌情确定损失数额,并对磨铁公司因本案支出的合理费用酌情予以考虑,并无不妥。苹果公司关于原审判决未能考虑到关于涉案作品的生效在先判决等情况,所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合理的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本案原审诉讼中,苹果公司提供了重庆优路科技有限公司声明及其附件,用于证明通过网络传播作品在业界的许可费情况,但上述证据并不足以证明业内通行的作品许可使用收费标准,苹果公司依此主张原审判决确定的赔偿数额不合理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苹果公司的上诉主张及理由不能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万五千四百六十二元,由北京磨铁数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三千元(已交纳),由苹果公司负担人民币一万二千四百六十二元(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纳);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一万二千八百五十元,由苹果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张雪松

       李燕蓉

   员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误

       郭雪洁

       郑皓泽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