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王灿发:在中国如何做环境事故公益诉讼

821186465919128191.jpg

8月12日晚11时30分许,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导致严重的人员伤亡和物资损失,这是一起典型的环境事故。中国政法大学环境资源法研究所所长王灿发在凤凰大学问合办的蓟门书院上,就律师如何帮助环境事故中的受害人进行公益诉讼谈了自己的建议。现整理发表如下,与广大网友分享。

《正义永不决堤-水牛湾惨案》讲述了环境事故中,如何帮助受害人集体诉讼的经典案例。这本新书不是光给你讲故事,目的是在水牛湾大坝垮了以后,该如何维护遭受损失的人们的利益。这些人都是很无助的,所以有这样的律师来帮助他们,使权利得到维护,正义得到声张。

我这里有一个污染受害者法律保护中心,已经办了16年了。当然,也是帮着打了600多期环境官司,还没有人家这一件官司影响大,这个官司在全世界都有影响,我们连我们国家都影响不到。我们国家制订的法律没有公益律师事务所这一说。现在律师事务所都是用商业的方式来注册,实际上来做公益。

我从这本书里得到了几点启示:

第一点,正义需要有人去维护。只要是在一个社会有强有弱的时候,拿我们马克思主义观点来讲,就是阶级存在的时候,肯定有强者就有弱者。那么,在任何一个社会,弱者都是处于很无奈的境地,比如说,有钱的人可以花上百万甚至几百万去请一个律师。但是,没钱的人可能连几百块钱都拿不起。在这种情况下,他所请的律师的能力肯定是不一样的。这个能力包括在法庭上辩论的能力和各种技巧,也包括做工作的能力,他都是不一样的。最后的结果就是相差很大。

这个时候作为我们学法律的,整天都把公平正义念在嘴巴上,然后写在书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够真实地做一点事情?这个社会需要有大量的法律人,包括律师,包括我们这些法律的教授去做这个公益。律师作为这个社会法律人重要的一部分,在做这种公益方面,维护正义方面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什么?一个社会连公平正义都是没有了,还要你律师干什么?所以,只有有了公平正义,你这个律师做的才有意义,你才有活儿去干,你才有钱去赚。要不然大家都是对律师嗤之以鼻,没有一点用,那你不就完了嘛。这一点来说,律师做公益、做正义,义不容辞。美国律师做到了,从一个小律师,然后办一个大案件,费很大的劲把它拿下来,尽到了维护的责任。

第二点,帮助弱者维权并非易事。我觉得在中国帮助弱者维权更难,一是没有钱,二是你到各个地方都阻击你,甚至跟踪你。比如说,我们去连云港,我们去苏北,当地污染很厉害。只要去一个外地人,马上就有人跟踪你。一看到外地车牌照,很快有人给那个厂报告。包括4家大报记者,人民日报记者,南方周末的记者,检察日报记者,光明日报记者。那个报道你们看了吗?记者从工厂出来了以后,上了车以后就没敢在江苏再露面,在山东坐飞机回自己的报社,就是达到了这种程度,你说一下维权容易吗?

要维权,特别是环境维权是非常非常的困难。在美国也不容易,当地开矿的工厂,也是有很大的势力。而且,当地的法律部门都是他们支持者,他们律师也是非常有活动能力。所以,我曾经给英国的教授谈,说起中国有很多刑讯逼供,英国会有吗?他说天下警察一般黑,肯定也有这个情况,这个也是他们的教授说的。但是,这说明什么?在国外这种维护弱者权利,维护正义也不是那么容易,不要光埋怨我们国家不容易。正因为不容易,所以,是需要我们这些人站出来去奋斗去维护。

第三点,公益律师也必须很专业很敬业。一说到公益律师就觉得挣不到钱,没有什么本事做公益律师。给人印象不好,做公益也必须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比如说环境案件,好像谁都是可以办环境案件。其实,环境案件,特别是一些专业性的案件,这些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所以,不要认为低水平的人就可以做公益,我们应该让更多高水平的人有专业能力的人做公益。当然,专业能力不一定是商业能力很高,做环境案件的能力也要好。

日本律师讲,只要办一个案件就买一架子书。比如说,谈到一个污染物,这个污染物在环境当中怎么迁移转化,是会导致人身体怎么得病,然后有什么表现?人家都要看。所以,这个做出来就是非常非常专业。日本律师为什么做司法公共案件做得那么有名?做环境公益律师一定要专业,特别是要敬业。我看了人家这个书里面,这些律师从策略上怎么弄?应该有大策略,应该要勇敢,应该对当事人忠诚,谈判应该有技巧,而且还能够吃苦,所以这些精神都得具备才可以。

第四点,在中国律师是如何做公益的?我也发现我们很多挣了钱的律师愿意做公益。但是,不知道怎么去做。比如说,我有一个大学同学,人家一年也是挣几百万,上千万,他有这种公益心。但是,我觉得中国给律师做公益的途径不是非常宽。为什么?比如说你借助公益维权事件,可能遇到什么事情,这些律师都是有头有脸,肯定不会当死磕派对待。所以,在这个里面可以提供几种思路。第一个是国外的经验告诉我,我应该拿出来一定的实践和经历指导公益组织做这些事情。所以,我可以贡献我的能力,我可以贡献我的时间来做这种事情。现在有很多环保民间组织他们请不起律师,自己也没有做法律的人才。在这个时候你做他们的顾问给他们指导,每一个星期拿出来半天的时间来,拿出3个小时来,这个就是做公益了。

我认为律师事务所不要直接打公益案件,参与公益案件,这个里面会有利益冲突。比如说,你代理一个公益诉讼案件,有你的律师打这个官司,为什么是同样化工厂,这个有污染,那个也有污染,你告这个不告那个?你有可能是那个化工厂的法律顾问。做了这个把他打下去了,另一个产品就好销了,这个就有利益冲突。商业律师事务所律师自己不要去做公益诉讼,要让这些公益组织去做。这样才可以,要不然有利益冲突。应该支持公益组织来做公益的事业,这样比你直接做要好的多。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