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大刀向“虚假诉讼”的头上砍去 | 欺诈罪不能缺位

题记: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借款纠纷上诉案,当庭认定两当事人构成虚假诉讼,各罚款人民币50万元。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慧眼识破虚假诉讼的本来面目,值得庆贺。假如让虚假诉讼得逞,不仅会严重损害真正权利人的切身利益,还会导致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制造司法不公、激化社会矛盾等一系列恶果。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一起借款纠纷上诉案,当庭认定上诉人上海欧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被上诉人辽宁特莱维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构成虚假诉讼,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同时对两当事人各罚款人民币50万元整。

据悉,该案是最高人民法院认定的第一起虚假民事诉讼案。人大代表、新闻媒体、在校学生等近200人观摩了庭审,认为该案公正判决和罚款决定,表明了最高人民法院维护司法公正和诉讼诚信的决心。案件宣判后,两当事人的实际控制人王某某和特莱维公司法定代表人宗某某承认本案系两人共同策划,对制造虚假诉讼的行为表示认错悔过;同时表示尊重判决,自觉履行罚款决定。

民商事审判领域虚假诉讼频发,严重扰乱正常的诉讼秩序,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冲击社会诚信体系。对此,最高人民法院一贯高度重视,要求严厉打击。最高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案的审判与罚款处罚,再次昭示了最高人民法院打击虚假诉讼的决心,也将推动地方各级人民法院进一步增强对虚假诉讼的防范意识、提高甄别能力、加大打击力度。

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慧眼识破虚假诉讼的本来面目,值得庆贺。假如让虚假诉讼得逞,不仅会严重损害真正权利人的切身利益,还会导致浪费有限的司法资源、制造司法不公、激化社会矛盾等一系列恶果。

遗憾的是,虚假诉讼虽祸害司法诚信,但惩治虚假诉讼的手段却失之于软,甚至失之于无。即便上述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巡回法庭对虚假诉讼当事人的罚款处理令人解气,但法律依据是什么,罚金数额又如何估算,却依然模糊和令人存疑,使此案在打击虚假诉讼方面未能给地方各级法院立下清晰的标杆。如果对虚假诉讼不上升到严肃的刑事处罚,则对那些财大气粗的当事者罚个50万能起到多大威慑效应,是个让人怀疑的问题。

然而,遍寻现行刑法各项规定,很难有一条能直接与虚假诉讼问题挂起钩的。刑法有欺骗罪,但欺骗罪必须为当事人双方之间有欺骗公私财物的故意,而虚假诉讼中的双方当事人相互之间并不存在欺骗关系,而是合谋关系。如果诉讼双方当事人涉及制作虚假凭证,还有可能以妨碍司法作证罪或伪造证据罪对其追究刑责,但两罪的量刑都较轻微,根本不足以震慑作恶人。

虚假诉讼多是以损害第三人利益为目的而展开的。它的行为方式与目标,就是把不存在的事实呈送到法庭上,欺诈司法公正,让司法为其背书,使不存在的事实转化为法律认定的事实,以对抗第三人。它欺诈的是司法诚信,损害的是第三人利益。这类行为,符合于欺诈。

欺骗是欺诈的下位行为,我国有欺骗罪,但没有上位罪名欺诈罪。为此,刑法应创设一个总罪名,把欺骗罪、伪证罪等罪名包含在总的“欺诈罪”之名下。这样,“诉讼欺诈罪”就可以自然列入其中,成为震慑虚假诉讼的利器。而从刑罚的科学性上讲,任何罪名都不可能在无上位罪名之情况下,先会有下位或再下位的罪名。

近年来,我国刑法改革呈现与时俱进的景象,刑法修正案(九)已开始实施。然而,刑法改革是个持续的过程,不会终结。针对泛滥的虚假诉讼,刑法应作出强硬的回应。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