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吴革:冤狱是诉讼社会的悲哀|2015年度十大无罪辩护经典案例发布

内容提要:

2016年1月31日,2015年度十大无罪辩护经典案例发布会在清华大学法学院隆重举行。中闻律师事务所主任吴革律师在发布会上做了题为“冤狱是诉讼社会的悲哀”的总结发言,字字珠玑,发人深省。

4ba2350.jpg

冤狱是诉讼社会的悲哀

吴革

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以陈光中教授领衔的强大点评阵容,让我们享受了一场思想的盛宴,会议安排我总结发言,这是一个难以完成的任务,鉴于时间的关系,我只讲两点。

第一点:致敬

中国每年有几百万件刑事案件,其中的无罪判决不过数百件。这对于流水作业的中国司法流程而言,显然并非真实情况,有更多的无罪案件不愿意以判决的形式出现,它们或被以取保候审,或被以不起诉的方式消化掉了。刚才人民大学李奋飞教授讲到的无罪判决之难我是十分认同的。

今天有十位律师摘取2015年度中国无罪辩护的桂冠,这是第一届的评选活动,相信十件案件,十位律师仅仅是十个代表人物,能否真实反映中国律师界无罪辩护概貌,有待进一步验证。但是,一位辩护律师在他的执业过程中,凭借什么本领才能摘取一项职业生涯的桂冠呢?

其一,这既是技术的力量,更是勇气的价值。

今天当选的十大无罪辩护案例,既没有一件是“亡者归来”型的,也没有一件是“真凶再现”型的,它们都是凭借辩护律师的技术力量,从事实证据,从法律逻辑的支撑点,击破有罪的指控,从而获得无罪辩护成功的。但是,与技术相比,每一件无罪辩护的成功,比技术更重要的是辩护律师的勇气。因为,当下中国司法的生态,律师在承办无罪辩护案件的过程中,需要突破来自行业主管部门,来自对方当事人,来自司法机关,来自冤狱制造者等多重关口,一位缺乏勇气的律师是磕不下来的。

其二,我认为,律师能够摘取无罪辩护的桂冠,既是机遇的选择,更是坚毅的推动。

也或许,一位律师一生中都没有机会碰到一件无罪辩护案件,也或许这样的案件曾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被错过了。积极寻找并善于发现可能的无罪辩护案件,抓着稍纵即逝的机遇固然十分重要,但是比机遇更重要的是坚毅。刚才获奖的安徽刘静洁律师讲到,她为一件无罪案件的代理申诉过程长达十九年,青丝都熬成了白发。可见,在通往无罪辩护成功的道路上,坚毅多么可贵品质。

其三,一件无罪辩护案件的最后炼成,必然离不开审判的功劳,我们为敢于做出无罪判决的法官们点赞。但当今之时,更重要的还是舆论的作用。这点无须赘述,刚才点评的澎湃新闻丁补子先生、无界传媒鲍志恒先生从不同角度,很好地诠释了舆论监督对于平反冤狱的重要作用。

一件无罪辩护案件的成功着实不易,我们向所有参与无罪辩护的法律人,媒体人致敬!因为我们始终在共同战斗。我们向十位无罪辩护律师致敬!祝贺他们摘取了律师职业的桂冠,那带着棘荆王冠。

eea1976.jpg

第二点:冤狱是诉讼社会的悲哀

有人研究中国已经提前进入诉讼社会了(详见张文显教授的研究),虽然我们还没有进入法治社会。

十多年来,我们评选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致力于通过个案促进法治。从每年当选的十大中国影响性诉讼来看,十有六七是刑事案件,最大影响的案件主要是刑事或与刑事相关的案件,尤其那些杀人、强奸背景的冤狱。

古代中国亦是如此,我们不是自秦朝之后一直续演着孟姜女哭长城,铁面包公等冤狱平反的故事吗?为什么几千年来,在建设法治中国的今天,我们的正义观还停留在冤案非冤案的层面?冤狱是诉讼社会的悲哀,是建设法治中国的悲哀。我们向无罪辩护的成功致敬,向所有为冤案平反做出努力的人致敬,但同时我们也要反思冤案产生的制度和文化背景,努力铲除制造冤狱的土壤。

以暴力为基础的统治,不受制约的权力,以及人们对权力的顶礼膜拜,奴性文化是滋生冤狱的制度和文化土壤。此种制度文化环境下的正义观,并非以权力制约权力,而是延续不断重复着“制造冤狱—获得平反—感恩鸣谢”的模式。

诉讼社会,建设法治中国的顶层设计,亟需尽早走出冤狱正义观的窠臼,落实人民主权原则,守护共和国理想,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个制度,最高层面就是宪法,就是那些基本的法治原则。

什么时候我们的十大案件,不再是以刑事案件和冤狱为主?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出现马伯里诉麦迪孙案那样确认行政权与司法权之争的案件?什么时候我们能够出现布朗诉教育局案那样判决隔离并非平那样深远意义的平等权案件?什么时候我们我们能够出现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那样厘清言论自由边界的案件?

相信到了那个时候,何兵教授与刘桂明主编不会继续延续今天关于天气的争议,都会共同感受法治春天的温暖。

谢谢大家!

a16d692.jpg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