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中闻律师代理陈满案再审被改判无罪

内容提要

1992年,海口市发生杀人纵火案。时年29岁的陈满被控故意杀人,最终以杀人放火罪被判死缓。二十三年过去了,2016年2月1日,陈满案再审,陈满终获无罪释放。

陈满案的再审代理律师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法学院证据法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兼职律师易延友。

bad432a.jpg

在最高检抗诉下,陈满案昨再审被改判无罪;昨晚坐上飞机的他,今早便能拥抱阔别已久的双亲。

沉冤廿三年

一朝见青天

1日上午,海口美兰监狱。天空在下了点零星小雨后,停了。这天是腊月二十三,也是中国传统的小年。

上午约10点40分,随着美兰监狱的大门缓缓拉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缓缓走了出来,他失去自由已23年。半小时前,穿着一身黑色便服的他,还站在法庭上接受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他23年前一宗“杀人放火”案的再审宣判。

随着“砰”的一声法槌落下,法官宣判:原裁判认定陈满杀死被害人钟作宽并放火焚尸灭迹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现撤销原审裁判,宣告陈满无罪。

整整23年过去,陈满走出监狱这一刻,拉住了大哥陈忆的手。他脸有笑容,却不愿在监狱门口多留影,只说了几句简短的话:感谢20多年来关心我的人,人应该忘记这些不好的,忘记过去。今早他将回到家中与父母团聚,家中父母正望眼欲穿………

66722226096052971.jpg

出狱

或创业回报社会

从29岁那年失去自由,到昨天的无罪释放,23年的消磨,令满头白发的陈满看上去比哥哥陈忆还年长。

他刚踏出监狱的大门,前方的相机便咵咵地响个不停。陈满身着一身黑色外套,笑着和采访的记者打招呼。接着,他给远在四川的母亲打去电话报平安。电话里,他不断叮嘱母亲:“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明天就回来,很快回到家过年。”

走出围堵的记者群,陈满家人为他办理了张临时身份证,预订了昨晚10点的机票。今天上午就能到家与父母团聚。陈满表示,自己能获得无罪释放,得感谢现在的司法环境。他称自己真真切切是个清白的人,所以在狱中一直坚信自己有一天能以无罪的身份走出监狱。对于未来的打算,陈满说会先调整下状态,过去的23年,社会发展变化太快太大。

稍稍停顿后,陈满称,未来还是打算创业。在美兰监狱门口,陈满的一位老友当场表示会全力支持。陈满补充说:“创业肯定是要的,但创业的目的不是为了想赚多少钱,而是要回报社会,回报那些关心、帮助过我的人。”至于创业具体做什么,陈满笑笑说,现在没想那么具体。当初,陈满从四川来到千里之外的海南正是为了创业,结果却身陷冤狱。

已十几年没有见到父母的他,迫不及待想回到四川老家。马上就能与父母团聚,陈满很兴奋,他称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开心、最高兴的一个新年。

350506504336856107.jpg

道歉

副院长向其鞠躬

昨日上午,陈满一审和二审辩护律师曹铮也来到了美兰监狱,他已经75岁高龄。据曹铮回忆,他在一审和二审庭上,替陈满均作的是无罪辩护。不过,他等来的却是死缓判决。当时在收到海南省高院终审裁定后,曹铮显得格外沮丧。

之后的日子里,曹铮继续替陈满父母写申诉材料,多达77次。不过,几乎全都石沉大海。

曹铮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灰心了,“毕竟时间越久,翻案的机会就越渺茫。”时隔20多年,曹铮留存的当年卷宗已全部泛黄,不过纸上字迹依旧清晰。其中,包含一份落款为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某副局长的手写材料,题为《关于侦破“12·25”案件的有关情况》。

这份手写材料共计6页,全系手写。材料最后一段这样写道:“这次审讯进行了五个晚上,在整个审讯中,我们始终坚持专人审讯,不诱供,不逼供。采取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都让陈满自圆其说的方法进行审讯。正是通过反反复复的审讯,陈满在几次交代中把整个案发现场的细节全部自己讲出来。如果不是他作的案,是不可能对现场情况及案情如此了解,所以我们认定陈满作的案。”

2015年年末,陈满案再审开庭时,正在新疆办案的曹铮从同行获知最高院对陈满案启动再审程序。“当时非常兴奋,因为终于看到陈满无罪回家的希望。”他立即订了一张从乌鲁木齐直飞海口的机票,经过6个小时的飞行抵达海口,希望能坐在旁听席上见证陈满回家,最后一直等到了昨日——2016年2月1日。

对于陈满无罪释放的再审结果,曹铮表现得很平静,他称一点也不激动,案子本应如此。陈满案再审辩护律师易延友和王万琼,均见证了陈满案宣判过程。据两人交叉证实,法庭宣判后,海南省高院副院长代表海南省高院向陈满鞠躬道歉,并给他送上了5000元的慰问金。其后,陈满的回答令人印象深刻,他称,跟任何办案人员没有私仇,但希望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当时的办案人员。接下来,陈满表示会要求国家赔偿,“这是法律赋予我的权利”。

3579147.jpg

案件回放

一二审皆被判死缓

最高检抗诉迎转机

陈满,四川绵竹人,高中毕业后在绵竹市工商局工作。1988年,海南建省之初,陈满办理停薪留职来到海南谋求发展。1992年12月25日晚上,海口市振东区上坡下村一处住宅起火出现一具尸体。警方勘查发现,被害人是四川省广元市轻化纺织股份有限公司职工钟作宽。

警方还发现,钟作宽厨房煤气罐被人搬至卧室门口点燃,死者身受多处钝器伤害、颈动脉被割断,遗体也被严重烧焦。警方称,尸体口袋里有陈满的工作证。之后,陈满被列为这起杀人焚尸案的重要嫌疑人。两天后,陈满被海口市警方带走,后以杀人放火嫌疑人被收审。翌年11月,海口市人民检察院对陈满以故意杀人罪向海口中院提起公诉。

1994年11月,海口市中院审理认定,陈满在上坡下村租住期间,因未交房租与钟某发生矛盾,钟某声称要告发陈满私刻公章等违法行为并要其搬走,陈满遂起歹念,拿菜刀朝钟某连砍数刀致其死亡。后陈满将煤气罐搬到钟某卧室门口并点燃。法院以杀人放火罪一审判处陈满死刑,缓刑2年执行。海口市人民检察院以原判量刑过轻为由,向海南省高院提出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高院二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之后的多年里,陈满虽坚持喊冤称没有作案时间,但未有机会翻案。羊城晚报记者梳理发现,陈满案出现转机,与最高检提出抗诉关系紧密。2014年初,其代理律师向最高检申诉,同年6月12日,最高检向海南方面发函调阅陈满案的相关资料。去年2月10日,最高检决定就陈满案向最高法提出抗诉,称海南高院的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导致适用法律错误。据悉,最高检以证据不足、事实不清、适用法律有误为由,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要求改判被告人无罪的抗诉,尚属首次。

4de430c.jpg

法官答疑

为何陈满有罪供述

不能作为定案根据

昨日上午宣判完毕,浙江高院审判监督第二庭庭长、该案审判长张勤就该案关键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当问及再审改判陈满无罪的主要理由是什么时,其回答称,理由有两条:一是原裁判据以定罪的原审被告人陈满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二是除原审被告人陈满的有罪供述外,无其他证据证明陈满作案。

为何陈满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张勤称,法院经再审审理认定,陈满的有罪供述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原审被告人陈满的有罪供述不稳定;二是原审被告人陈满关于作案时间、进出现场、杀人凶器、作案手段、作案过程以及对作案时着装的处理等主要情节的供述不仅前后矛盾,而且与在案的现场勘查笔录、法医检验报告、证人证言等证据所反映的情况不符;三是原审被告人陈满供述将自己工作证留在现场的动机得不到合理解释。

因此,原裁判据以定案的主要证据——陈满的有罪供述及辨认笔录的客观性、真实性存疑,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原裁判属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故改判。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