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梁智:中国法人的合法权益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中国法人的合法权益应该得到法律保护

中闻律师事务所   梁智

6f29073.jpg

“法人”,是由国家法律拟制人格的一个法律主体,即被人格化了的、依法具有民事权利能力和民事行为能力并独立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的社会组织。一般地讲,就是除了自然人——法律意义上的“公民”之外的公司、企业、咨询中心、研究机构的一些由自然人组构成,由自然人以其名义实施行为的社会组织。广义上讲,除了公司、企业,还应该包括机关和事业单位,它们叫“行政法人和事业单位法人”。

法人也与自然人一样,具有权利能力和行为能力,其合法权益受到法律的保护。当然,如果其行为违法,也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从权利和义务相对应的角度上看,不能片面强调法人应当承担对国家、对社会的义务,强调对内部职工的义务;还应该从各个方面依法维护他们的权利。

但是,从目前我们国家的现行法律体制之下,法人的权益保护只是局限于在与其具有法律关系的相对人实施了损害行为而被侵犯了之后,具有了追究行为人责任的一些规定和法律救济通道。这远远不够!

从现实生活上看,无论是社会的哪一个层面,包括法人自己都没有足够的对“法人合法权益保护”的意识。

daafb24.jpg

从政府行政和法律部门的司法实践上看,公检法、工商行政等部门,以及其他与法人有着关联关系的机关,也都缺乏“主动”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的意识和作为。

从立法上看,无论是最高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国家行政的立法机关——国务院;还是各地的立法、行政机关都没有对涉及法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做出一些特殊的规定。

笔者在多年来从事为社会弱势群体——劳动者依法维权的过程中,发现恰恰是我的打击对象——用人单位(在劳动关系这样一对主体当中用人单位是强者)与其他的关系当中,它(既然是法律拟制的“人”我就改称为“他”)很是弱势。特别是地方企业法人、民营企业法人、中小企业法人,它们(他们)的处境更困难。他们自身的维权意识不强,维权能力薄弱,很多权利救济没有相应的通道。

f515695.jpg

在广受社会关注的马航MH370事件当中,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些身在飞机上却至今下落没人明确的乘客及其家属身上,集中在了马航如何对这些人的赔偿上,也还集中在了这些家属以何种方式来维权上了。但是,有几个人来关注过这些失联的乘客背后所在的公司、企业,这些法人的身上呐?!

这些法人就没有相应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无论是在经济方面的损失上,还是在其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肱骨人才的损失上,亦或就是这个法人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本身无法回到工作岗位而带来的巨大损失上。

根据我的调查,有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就在这架飞机上,有的公司的重大项目负责人在这架飞机上,有的公司主要的技术骨干在这架飞机上,有的公司的财务总监也在这架飞机上。法人的重大事项无法决定和对外办理,法人的重大项目无法完成,法人的技术改造和开发不能继续,法人的正常业务不能开展。

这些对法人造成的损害,难道只是经济上的损失?!而按照中国的法律,以及中国社会的人情世故,这些法人还要为本单位的职工给予救济和经济上的补偿,这些不也都是“无妄之灾”吗!

545162552230365621.jpg

下面我以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加以说明。

这是一家山西的煤化公司,他的法定代表人、最大股东,是马来西亚这个航空公司MH370上的乘客。由于当地政府的整体规划需要,相关部门与这个法人签订了《xx公司整体搬迁协议书》。双方商定,这个法人从现址整体搬迁到政府给选出的新址。搬迁就有损失,就会影响正常生产。政府和这个法人议定,政府出钱1200万元搬迁,对三年的重建而影响的经济损失给予每年100万元的补偿。这些补偿都是经过政府责成相关部门和机构经过测算、考证和论证得出来的最低的损失补偿。

双方经过《整体搬迁协议》和《补充协议》商定,自2014年3月开始实施搬迁。

而,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乘坐3月7日的MH370就是要尽快赶回中国领导部署搬迁工作,办理相关手续。但是,结果法定代表人回不来,所有的手续都没有办法办理。时至今日,耽误了整整两年的时间。要想启动这项工作,经过法律上的程序重新变更、确定新的法定代表人来完成土地、建设工程审批、生产许可等事项起码还得一年的时间。

这样一算,本来是2014年的3月8日后就可以开始的工作,被马航给耽误了三年的时间,到了应该完工的2017年,可能该办的手续和重建工作才能刚刚开始。这里还没计算由于耽误了当地政府的整体城市规划该法人要承担的其他责任。(如果承担了,那样也是马航给其带来的损失。)

这个案件很特别、很典型,或者说特别的具有代表性。

423559163717021584.jpg

然而,这个法人应该如何维权,应该怎样进入法律程序,都是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笔者遍查了《公司法》、《企业法》、《侵权责任法》等我们国家现行法律,其中都没有相应的、具体的规定。

因为这是一个新型案件,在我们国家的立法体系当中没有考虑到,只是从有关的立法原则上,只是明确了企业的合法权益、公司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保护,仅此而已。根本没有落地,没有具体的实施细则。而在各种关系当中,由于案外人的行为造成了不可归责于其中一方的原因,而致使另外一方客观遭受了损失的情况。而现实当中,受到损失的又往往是法人。该法人的权益是否应当维护,怎样继续维护?

当然,在上述案例中,该企业的劳动者的合法利益也间接地遭受到了损失。而劳动者的这种损失最后还是极有可能地“转嫁”给单位,这也就成为了企业受的损失了,那这种“转嫁”来的损失,不是由于单位这个法人造成的,这个责任也应该由第三方来承担!在案例中,就是应该由马航来承担!

笔者现在已经组织律师团队依法代理了为这个法人的维权事宜。就是想通过司法程序来推动“保护法人合法权益”的立法工作,特别是针对这种“案外第三人的原因”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赔偿和补偿的立法。

这件事情从本质上可以说是要通过这场诉讼在中国的立法上起到推动作用。

76721572924406633.jpg

在我们传统的民事关系当中,只是研究主体之间的相互侵权、违约的责任。但是在这个关系之外还有侵权、违约的问题发生。案例中这个事情出现是由于马航没有履行他的合同义务,即把乘客安全送达目的地这样一个义务,而给乘客所在的法人造成了巨额的经济损失。从立法原则和法理上来讲,都是应该让马航来承担这个责任的。但是从我们国家现在立法上来看,现在还是一个空白。特别是像这样,我们国家的公民,法人,自然人受到国外公司侵犯的话,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作为权利的保障,没有相应的法律救济通道,无疑是我们建设法治国家的一个疏漏,是我们这样一个新兴大国的一个悲哀。

在今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的最后,特别强调:“加快海外利益保护能力建设,切实保护我国公民和法人安全。”这其中的含义,梁智认为不仅仅是我们的公民和法人的安全和权益在海外要加强保护的能力和力度;对于来自境外的,对我们公民和法人的损害,也要加强维权的力度。这样,随着我们国家、社会和经济的不断发展,在国际上的地位不断提升,我们的人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  而且切实落到实地上。另外,人权的保护对象不仅是公民,还应该包括法人!

对于法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这个主题,从我们这个法律共同体来说,从我们律师队伍来讲,应该对这个事情有声音的。

主要联系人

手机扫一扫
分享这则新闻